首页 创业指导 合并失败的斗鱼、虎牙,腾讯还会抢救一下

合并失败的斗鱼、虎牙,腾讯还会抢救一下

对腾讯来说,合并失败的斗鱼、虎牙,废了吗?

关注游戏、电竞领域的人,对斗鱼、虎牙必然不会陌生,多个第三方数据都曾显示,这两家几乎把持了游戏、电竞直播的 \” 半壁江山 \”。

腾讯作为两家背后的重要股东,曾尝试通过推动二者合并,再与自身旗下的企鹅电竞打通,在游戏、电竞内容领域构建一个巨无霸级别的平台,掌握超级话语权。

这也可以帮助腾讯进一步强化从游戏生产、内容输出、电竞化适配等整个产业生命周期的覆盖,将竞争壁垒提升到竞争对手难以企及的高度。

然而这样的发展构想在今年 7 月戛然而止。互联网反垄断重锤下,腾讯力推的斗鱼、虎牙合并案被彻底叫停。

不过合并失败,并不意味着两家对于腾讯而言彻底失去了利用价值。在字节、阿里等强敌环伺的游戏电竞市场,腾讯或许不会让斗鱼、虎牙沦为弃子。

\” 两强格局 \” 救不了股价

此前 7 月,市监总局在相关文件中表示,腾讯在上游网络游戏运营服务市场份额超过 40%,排名第一,而虎牙和斗鱼在下游游戏直播市场份额分别超过 40% 和 30%,排名第一、第二,合计超过 70%。

市监总局认为,合并之前,腾讯已具有虎牙单独控制权和斗鱼共同控制权,但虎牙和斗鱼之间尚存在一定的竞争,合并之后,就将彻底消除竞争,进一步强化腾讯的市场支配地位。

然而斗鱼、虎牙在市场份额上的绝对优势,并未能转化成资本市场的信心,同时随着合并计划被叫停,游戏电竞直播市场也或将出现更多的变数。

回看去年 10 月,腾讯主导斗鱼、虎牙合并的消息在市场疯传时,斗鱼的市值约 47 亿美元,虎牙的市值约 58 亿美元。

然而今年以来,两家的股价都经历了较长的下行周期,如今斗鱼市值缩水至 10.67 亿美元规模,虎牙市值则缩水至 23 亿美元规模。这也意味着,号称游戏直播市场两强的斗鱼、虎牙,已然成为资本 \” 嫌弃 \” 的对象。

两家疲软的财报表现,更是让局面变得雪上加霜。

虎牙 2021 年 Q2 财报显示,营收为 29.62 亿元,同比增长 9.8%,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该季度净利润为 2.50 亿元。

要知道去年同期,虎牙的营收增速高达 34.2%,而净利润同比增长更是达到了 106% 的亮眼水平。但在当下的这份 Q2 财报中,营收增速缩水至了个位数,净利润更是出现了同比近 29% 的负增长。

从业务来看,虎牙核心业务直播服务营收为 25.792 亿元,同比仅增长 0.6%,几近停滞。而且这样的增长表现主要是海外直播业务的拉动,表明国内直播增长表现更为糟糕。付费用户的规模不升反降,从去年同期的 620 万减少至今年 Q2 的 560 万。

来源:互联网分析师于斌

斗鱼方面的财报数据表现,相较于虎牙来说更为惨淡。

斗鱼 Q2 季度营收为 23.37 亿元,比上年同期的 25.08 亿元下滑了 6.83%;净亏损为 1.82 亿元,而上年同期的净利润有 3.19 亿元,同比暴跌了 156.9%,从盈利转向了亏损。

业务方面,斗鱼直播服务营收为 21.78 亿元,同比减少了约 6%,广告及其他业务收入为 1.59 亿元,同比减少了约 15.7%。作为斗鱼的主要收入来源,直播和广告及其他业务收入的下滑,也直接导致了斗鱼整体营收的减少。

与陷入发展困境的斗鱼、虎牙不同的是,快手、B 站这些跨界玩家们正在狂奔突进。

例如在 B 站刚刚发布的 Q2 财报中,其直播及大会员业务收入 16.3 亿元,同比提升近 100%,首次超过了游戏板块这个传统增长引擎。而早在去年 7 月,快手就公布了游戏直播月活用户超过 2.2 亿,数量甚至超过了斗鱼和虎牙之和。

抵御外敌的 \” 马前卒 \”?

不过对于腾讯而言,需要担心的不是早已投资占股的 B 站、快手,而是虎视眈眈的阿里与字节跳动。

虽然阿里的直播体系仍注重于电商带货,但并不意味着是腾讯可以忽略的对手。例如在 2010 年前后,电竞体系还没有十分完善的流量变现渠道,\” 电竞 + 淘宝 \” 成了无数职业选手、圈内名人的变现模式。

彼时,SKY、MISS、若风、解说海涛等电竞圈具备流量关注的头部选手、解说们,会刻意将第三方平台直播的流量导入到自己的淘宝店中。

鼠标、键盘、显示器等游戏外设,肉松饼、牛肉干等零食小吃,均是可以带货销售的商品。这些电竞名人们靠此实现月入数十万,完成了电竞最初的商业化收割。

甚至在去年的天猫 6.18 中,从腾讯电竞体系中成长起来的前英雄联盟顶级职业选手 PDD 便在阿里天猫的直播平台活动中,为主机、键盘、鼠标等商品带货。

另一方面,众所周知,目前腾讯占据了主流电竞游戏的大半个江湖,但电竞游戏版权的缺失并未能影响阿里的脚步。

阿里选择了一条借助奥运会、亚运会话语权,从上往下施压的路径。

2017 年,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造访阿里杭州总部时,曾表示奥运会希望吸引年轻观众并愿意拥抱电子竞技。而在此之前,巴赫主导下的奥委会始终不愿对电子竞技敞开大门。

阿里方面也曾公开表示,电竞是体育,最高的目标就是进入奥运,如果不参与奥运,那电竞就一直被认为是 \” 自娱自乐 \” 的游戏。

且作为第三方电子竞技组织者,阿里更符合奥运会一直推崇的公平原则(这段话被业界普遍认为 \” 内涵 \” 了作为多个电竞游戏运营方的腾讯)。

从实际来看,阿里并未纠结于游戏、电竞直播流量的争夺,而是从更高的维度来对腾讯造成冲击与掣肘。作为反制,腾讯或许要更加重视流量源头的布局,以流量池的绝对优势为基础,再仿照阿里的方式来逐个应对、破局。

再来说说字节跳动。游戏直播,乃至背后的整个游戏、电竞产业,字节跳动都不可能一直当个旁观者。即时与腾讯剑拔弩张,不断产生竞争与摩擦,字节也摆出了要大举入场的决心。

腾讯对字节的狙击态度尤为明显,最为典型的便是封禁字节旗下平台对腾讯系游戏、电竞内容的直播和视频创作。

近年来,腾讯屡次诉请法院,要求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等平台下架《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等相关游戏视频、直播内容。

在最近 8 月 4 日公布的一则法院判决中,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抖音平台涉案用户构成侵权行为,抖音平台主观上具有过错,构成帮助侵权,需赔偿腾讯 60 万元。针对这一判决,抖音也提起了上诉。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两家整体流量池的比拼中,腾讯渐渐落于了下风。

字节方面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底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达到 19 亿。相比之下,腾讯财报显示 2020 年同期的微信及 WeChat 的合并月活跃帐户数为 12.25 亿,少于字节。

ZAKER 新闻也曾梳理发现,腾讯游戏业务越来越多地在字节流量池中投广告引流。不仅如此,QQ 音乐、腾讯会议等多个业务线的超 15 款腾讯系产品也均有在抖音等字节平台中投放广告。

字节的游戏业务也在不断提速,长期而言无疑是腾讯需要面对的难缠对手。

所以总体而言,为了应对未来可能与字节、阿里发生的更为激烈的 \” 白刃战 \”,腾讯必然需要 \” 马前卒 \” 冲锋在前。

\”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即便斗鱼、虎牙纷纷陷入发展瓶颈,但庞大的市场份额依旧可以构成腾讯对外竞争的护城河。也正如田忌赛马般,下等马拼掉对方的上等马后,便牢牢掌握了对局的主动权。

其实在互联网江湖中,这样的故事剧本并不少见,例如下面这个。

在 PC 互联网时代,携程作为脱颖而出的在线旅游平台,\” 用望远镜也难以找到对手 \” 便是其创始人梁建章曾说过的话。

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去哪儿迅速崛起,其创始人庄辰超甚至从一开始就将去哪儿定位为携程的挑战者,不断对携程发起猛攻。

\” 找不到对手 \” 的携程感受到了威胁,梁建章重新掌舵,采用迂回的资本战术来应战。彼时,携程将去哪儿之外的头部在线旅游平台都投了个遍,例如同程、途牛以及曾经的对手艺龙。

按营收来看,2014 年时在线旅游江湖三足鼎立,携程 73.47 亿元,去哪儿 17.57 亿元,艺龙 10.86 亿元。而到了 2015 年,携程通过收购股份成为艺龙第一大股东的方式彻底打破了这样的格局。

相对应的,去哪儿拉来了百度做靠山,但最终携程、百度绕过了去哪儿,携程通过换股的方式与去哪儿完成了合并,庄辰超及部分去哪儿创始团队最终出局。

故事并未就此完结,互联网巨头美团从酒店预订开始布局,切入了在线旅游市场,成为携程的新对手。

携程的一项应对策略便是在利润较低的低星级酒店市场,让去哪儿协同艺龙与美团进行混战,尽可能拖住美团在酒旅市场的扩张势头,携程自身则继续巩固利润较高的高星酒店市场的竞争壁垒。

昔日在线旅游的携程与去哪儿、艺龙,与当下游戏电竞直播的腾讯与斗鱼、虎牙,何其相似。

在如今与阿里、字节这些巨头的棋局博弈中,腾讯仍然需要执起斗鱼、虎牙这两颗棋子。

来源:ZAKER曾宪天

关于作者: 奋斗的小图图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