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指导 30 岁就带着数百亿退休了,他才是最懂急流勇退的互联网创始人

30 岁就带着数百亿退休了,他才是最懂急流勇退的互联网创始人

与比你更强的人合作!

身着 T 恤短裤、脚踩凉鞋。在一众市委领导的陪同下,考察家乡。他是 B 站创始人徐逸,位列《2021 胡润全球白手起家 U40 富豪榜》第 25 位,身家 270 亿元,方才 30 出头的 \” 大佬 \”。

这个被网友调侃,见领导也不正式点的年轻人,是怎么把 B 站做出来的?

2011 年初春的某个深夜,杭州一间近乎毛坯的出租屋里,两个男人四目相望。

租客靠在床上、穿着睡衣,一副标准的宅男造型,这就是徐逸;坐在他对面的,则是西装革履、端着可乐的陈睿。

一个 22 岁,未出茅庐,只是一个个人站点的站长;一个 33 岁,是久经商场的金山网络副总裁。

让这两个看起来毫不相干的男人结缘的,是 \” 二次元 \”。

两年前,徐逸原本是个资深动漫迷,也是弹幕网站 Acfun(即 A 站)的忠实会员。

彼时,A 站是二次元圈子追番剧的聚集地。

不过,服务器隔三差五宕机,用户体验很差。据说当时徐逸忍不住吐槽,有人反驳 \” 你牛逼自己办个网站呀 …….\”

徐逸还真就创建了个网站。当时还在一家金融公司上班的徐逸开始兼职创业,他联系了同在 QQ 群 \”nico 大世界 \” 的几名成员,模仿 Acfun 建立了弹幕视频站 \”Mikufans\”,并于当年 9 月末上线。

在 2009 年建立 B 站之前,徐逸就以 \” ⑨ bishi(碧诗,动漫人物)\” 为代号活跃于动漫圈多年,并混迹在 5 个 200 人的 QQ 群里。这近千人的 QQ 好友,后来就被转化为 B 站第一批核心用户。

徐逸还在贴吧等社区里,顶着 \” 御坂妹妹 \” 以及 \” 鹿目圆 \” 的头像做推广工作,大有当年马化腾装扮女性用户,吸引用户注册 QQ 的卖力劲。

这个被称为 \”A 站后花园 \” 的网站,就是 B 站的前身。

但当时,一时热血创建的网站,活着都是奢望。刚刚大学毕业的徐逸,和另外三个员工挤在杭州的出租屋里,唯一的办公设施就是电脑。

缺乏经营经验,也没有注册公司,几个年轻人拿几万块钱的广告收入,去填补每个月十几万的网站运营成本,生存十分艰难。

这时候,陈睿出现了。

在朋友推荐下,陈睿登陆了徐逸的站点,没想到,这一个点击,也点燃了他内心深处的二次元之火。

随后,陈睿邮件联系了徐逸,也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用比较 \” 中二 \” 的话来形容,这是一场为热爱而来的奔赴。

但当陈睿提出天使投资的想法后,缺钱的徐逸却非常谨慎,拒绝了这一提议。

\” 当时 B 站属于个人站点,什么证都没有,用户数也只有几十万。钱投进来亏了怎么办?\”

不过,局势不等人。

A 站内部矛盾发酵,引发用户流失;年中的 B 站新番,受到广泛欢迎。

随着 B 站用户数激增,服务器迭代更新成为刚需,巨额资金缺口,让徐逸最终接纳了陈睿的投资。

为了让 B 站更加壮大,徐逸多次邀请作为投资人的陈睿加入。

他深知,基础的运营工作之外,投资、管理,更是决定一个商业平台从 1 到 100 的关键要素。这些资源与能力,徐逸很明白自己是匮乏的。

创业者和投资人,往往处于一种微妙的博弈状态:CEO 会担心自己被投资人换掉,而处处提防;投资人为了早些套利,会对公司业务的长期逻辑不加重视。

但徐逸信奉的是 \” 专业人干专业的事 \”,\” 用最大的诚意拉动比你专业的人 \”,这是徐逸的执着,也是一次豪赌。

陈睿曾提出,希望像雷军和求伯君那样,大家在股权上比较平均。徐逸马上回复 \” 没问题 \”,并表示如果陈睿对公司的贡献更大,股份比自己多都可以。

2014 年,陈睿答应以董事长身份正式加入 B 站,退出金山。

接棒的陈睿,马上发挥了他在金山的人脉资源、管理技术与战略眼光等积累优势。在组织管理上,陈睿一并邀请擅长品牌战略管理的李旎加入,使得 B 站形成了新的 \” 三驾马车 \” 组织架构。

▲徐逸(左)、李旎和陈睿(右)

2014 年起,B 站在内容生态上开启正版化和商业化进程。

在商业布局上,B 站推出游戏、直播、广告、电商、大会员等服务,收购 38 家文娱企业,以扩充内容生产及产业结构。

很快,B 站的势头引起了腾讯的注意。

2015 年,B 站获得腾讯数亿元人民币 D 轮投资,这一年也被称为 \” 二次元资本元年 \”。

有了资本加持和有序展开的商业战略,B 站开始从当初的 \” 小破站 \” 屡屡破圈,变为站在 Z 世代风口的平台。

2018 年 3 月 28 日,bilibili 顺利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上市后,陈睿作为公司董事长及 CEO,持股 18.3%,徐逸作为创始人及总裁,持股 11.1%。

在上市的酒会上,性格腼腆的徐逸在现场激动得哭了。陈睿拍着徐逸的肩膀说,\” 我一直很服 bishi。\”

2019 年 6 月,在哔哩哔哩成立十周年的时候,徐逸悄然退出。

2021 年第二季度的 B 站财报显示,截至 6 月 30 日,陈睿通过持股占公司投票权的 43.4%,徐逸持股占公司投票权的 24.0%。

自此,陈睿成了 B 站新的掌门人,徐逸则成了真正的幕后角色。

2018 年,B 站市值为 32 亿美元。上市三年后,这一数字翻了近十倍。

就在 B 站上市前一个月,A 站停止了运营。那个作为影子的 B 站,却站在了顶峰。

A 站衰退于管理层内乱,成为前车之鉴。B 站的成功,无疑与徐逸主动让贤的关键决策,是分不开的。

就像陈睿说的:\” 我岁数比他大 11 岁,我在 bishi 那个年龄时,没有他这种大的气度。我觉得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是他的格局和胸怀有可能是无限的。\”

作为社区的创立者和设计者,徐逸对社区的介入,一直是最前线的。

自 2013 年 12 月担任 B 站董事兼总裁以来,徐逸开创了弹幕,也是线上社区文化的意见领袖、捍卫者,增强了用户强烈的归属感。

早期的 B 站,把用户质量看得甚至比流量更重要。为此,B 站完全不像一个开放自由的互联网平台,用户随来随去。

它对注册用户设立了远超其他网站的门槛,即需要回答 100 道与动漫相关的问题。

徐逸说:\” 我们希望阻拦想凑热闹的人进入。我要的就是社区的氛围是稳定的,不希望和这个群体完全无关的用户进来。\”

弹幕礼仪,也是 B 站管理者和用户津津乐道的社区文化。比如 \” 这部片子好烂,不如 xxx 好 \”,这类弹幕在 B 站最为忌讳。

徐逸认为:\” 这是特别 low 的评价,我们叫发‘地图炮’,意思是你把所有人打了一巴掌,那肯定所有人都不爽。\”

规则的建立,维护了弹幕网站的文明,也让初期用户感到了一份维护社区氛围的神圣权力。

因此,早期的 B 站曾被称为 \” 中国的二次元净土 \”。其代价,是 \” 在注册上就舍弃了 80% 的用户。\”

对此,徐逸甚至自豪地宣称,自己就像这个社区的 \” 免疫系统 \”,抵御任何可能改变社区规则的力量入侵。

这种社区设计的使命感,在徐逸看来,是一种极客的特质:\” 当你成为一个极客的时候,你会发现对现有的一些东西会有不满,就比如你觉得为什么 BAT 会形成?就会想去挑战它、有改造它的愿望。\”

不过,免疫系统有时也会产生 \” 过激反应 \”。

2012 年,日本动漫《Little Busters!》播放时,被称为 \” 黎大小姐 \” 的 UP 主黎亦乔,一直是负责投稿的平台作者,但更新权突然被 B 站管理人员取消了。

有用户为了表示对黎大小姐的支持,表示要删视频。徐逸此时表现得出乎意料的强硬,他并未过多解释,反而放出 \” 删吧 \”\” 以后就别来了 \”\” 真当自己大小姐?!\” 等言论。

可见,徐逸看重的是能够为社区带来流量的番剧本身,而不是非原创的搬运作者。

事件最终以两败俱伤结束。黎大小姐等一部分 B 站老用户集体出走,并删除数量庞大的投稿,表达不满,徐逸则在微博上道歉。

但在部分用户眼中,B 站以一部分旧剧目为代价,为商业化和去 ACG(动漫游戏,即二次元)化开路,抛弃了对旧有小圈子的支持。

可以看到,尽管徐逸很重视社区用户及其氛围文化的纯粹,但在商业化方面,其与陈睿是有着潜在共识的。

如今随着徐逸退场,氛围维护的屏障在消逝。

招股书中,B 站将自己定义为中国年轻人高度聚集的综合性内容平台,不再强调起家的二次元要素。就像陈睿说的,\” 小而美与发展壮大无法共存。\”

聆讯后资料集显示,截至 2020 年第四季度,B 站的月活跃用户(MAU)规模达到 2.02 亿,在中国互联网用户的渗透率达 20.4%。其中,35 岁以下用户为 B 站核心群体,占 B 站月活比例超过 86%。而这个群体也被称为 \”Z+ 世代 \”(85 后 +90 后 +00 后),规模约为 4.9 亿,这意味着其中每 3 人就有 1 位是 B 站用户。

B 站现在的核心逻辑,是 \” 在不断快速增加的高黏性用户基础上,开发更多样的变现模式 \”,加速占领人群心智。

艾瑞数据显示,全国泛二次元人群 3.4 亿,其中核心人群 9100 万。

陈睿曾在财报电话会上,提出 B 站的最新目标是,到 2023 年月活突破 4 亿,不再仅局限于二次元群体。

然而,B 站之所以独特,不只在于其商业化的能力,更在于社区氛围对于年轻人群体的吸引力。

但这种基因,正因为 B 站的商业化狂奔,不断被稀释。

2014 年,徐逸在微博上许诺,\” 永不加视频片头广告。\” 收获叫好声一片。

然而,两年后,B 站数部番剧都加上了可以跳过的贴片广告,遭到了用户的反弹。

陈睿很快回应称,这是应版权方要求不得以为之,\”B 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但绝不会变质 \”。

徐逸曾表示:\”B 站从本质上讲是动漫爱好者聚集地,用户的喜好和口味决定了 B 站的内容和文化走向。\”

如今的 B 站正处于自身的巅峰时刻,\” 动漫原住民 \” 不再是唯一的用户,当商业步伐与初心渐行渐远时,社区的裂缝如何弥合,便成为未来最大的挑战之一。

或许,创业者能够决定开场,却无法掌控落幕。

但徐逸与 B 站的故事,还很难说已经完结。

来源:华商韬略

关于作者: 奋斗的小图图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