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指导 又一位 90 后要去 IPO 敲钟了:OYO 估值 600 亿

又一位 90 后要去 IPO 敲钟了:OYO 估值 600 亿

超级独角兽 OYO,终于要上市了。

投资界获悉,印度经济型连锁酒店 OYO 刚刚正式向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SEBI)正式递交了上市招股书,目标融资约 12 亿美元。伴随着招股书的露出,这只几乎快要被遗忘的巨兽再次浮出水面——截至今年 3 月底的 2021 财年,OYO 营收约 5.57 亿美元,亏损近 5.26 亿美元。

OYO,一场硅谷式传奇。2013 年,年仅 20 岁的印度小伙 Ritesh Agarwal (中文名:李泰熙)在遍地是脏乱差的印度旅馆中看到了商机:把那些廉价旅馆整合起来,让普通人花不多的钱就能住上舒服的酒店,OYO 由此诞生。8 年间,OYO 以令人咋舌的速度疯狂扩张,从最初那个印度古尔冈的小旅馆发展成为一个覆盖80 多个国家超 2.3 万家的酒店猛兽。

堪称全球酒店业史上最疯狂的存在,OYO 一路跌跌撞撞,上演了一幕幕魔幻融资故事,在孙正义掌舵的软银,以及红杉印度、光速创投、滴滴、Airbnb、微软等一众 VC/PE 和企业投资方的簇拥下成为全球最耀眼的独角兽之一,目前估值约为9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 600 亿元)。

90 后小伙辍学开酒店,估值 600 亿

现在要去 IPO 了

OYO 的故事,要从那一位神奇的印度年轻人说起。

李泰熙,1993 年出生在印度最贫穷区域之一的奥里萨邦东部小镇,打小不爱学习,但却热爱冒险,也对经商有着别样的热情。\” 当我还是个孩子时,就已经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要成为一个创业家。\” 从 13 岁开始,他经常想出一些生意,比如向别人出售 SIM 卡,甚至还专门写了一本畅销书,长大后更是一到周末就跑去与年轻创业者攀谈。耳濡目染之下,他的创业念头愈发强烈。

2012 年,19 岁的李泰熙放弃了大学录取资格,毅然走上了创业之路,将心中盘算已久的经济型酒店创业思路付诸到了现实。第一个项目叫Oravel Stays,是一个聚合廉价酒店信息、为用户提供房间预定服务的网站,模式类似于Airbnb。

被看作是印度版的 Airbnb,李泰熙率 Oravel 获得了 Thiel Fellowship 的 10 万美元创业基金。这是由美国创业家、PayPal 创始人 Peter Thiel 发起的奖金计划,李泰熙也由此得到了和硅谷创业者交流的机会。

为了更好地经营 Oravel,李泰熙亲身走到印度酒店市场。印度大部分地区发展落后,只有少数富人阶层才住得起本土的中高端酒店,更多的平民百姓往往会选择那些廉价的小旅馆,但脏乱差的住宿环境几乎没有任何居住享受可言。

在体验、探访和入住印度各种民宿、小型酒店和家庭旅馆后,李泰熙逐渐意识到,于印度酒店市场而言,单纯的汇总信息是远远不够的。一个更大的生意浮现在他眼前——何不把这些廉价的旅馆整合起来,打造一个统一的、标准的住宿环境,让普通的印度人也能花不多的钱,住上舒服的酒店。

说做就做。2013 年,李泰熙在印度古尔冈找到了一家只有 14 间房的小旅馆,在与旅馆老板达成合作后,把脏乱差的环境改造成干净明亮且有 OYO 特色的住宿房间。短短几个月时间,这家酒店便成为当地的爆款酒店,深受用户的喜爱。就这样,Oravel 改头换面,正式成为了 OYO。

与最初的想法一致,OYO 并不是自己建设酒店,而是通过加盟的方式来对合作酒店进行统一的评估、改造和管理。为了实现极致的标准化,OYO 专门设计了多达 200 项的标准,甚至细节到床垫、床单、水温以及 WiFi 稳定性等等。

模式一经成立,OYO 势如破竹,短短三年时间就成为印度最大的经济型酒店品牌。随后,这只新晋猛兽大刀阔斧走出印度,搅局全球酒店江湖,快速扩张为一家全球性公司,缔造了一个为人津津乐道的商业神话。

现在,这家备受瞩目的超级创业公司正式迈出了 IPO 步伐。投资界获悉,OYO 于日前向当地市场监管机构提交了 IPO 文件,计划通过 IPO 募资约合 12 亿美元,所融资金将进行现有债务偿还和资产提升,也包括了未来在并购布局上的相关交易。

一旦成功上市,OYO 背后这位神奇的 90 后年轻人,有望斩获丰厚身家。据市场研究公司 CB Insights 的数据,OYO 目前估值约为 9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 600 亿元)。而招股书显示,李泰熙累计持股 OYO 约 33%。以此计算,其身家或近 200 亿元。

全球 2.3 万家酒店撑起一个 IPO

神话落幕,OYO 败走中国

历经 8 年,OYO 已经成长为全球酒店业里的一只巨无霸。

现在,OYO 的业务范围已经从酒店延伸到短租、婚礼策划和咖啡厅等其他领域,其也一跃成为全球第三大集酒店、住宅、居住和办公空间运营的连锁管理公司。在疾速扩张的进程中,OYO 以及由 OYO Homes,Belvilla 和 Dancenter 品牌管理的度假住宅类别已经遍布 80 多个国家的 800 多个城市,包括美国、中国、欧洲、英国、印度、马来西亚、中东、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日本,累计坐拥超 2.3 万家酒店和 4.6 万个度假住宅。不过,与单体经济型酒店签订合作,依然是 OYO 的核心业务之一。

这只巨无霸靠什么来赚钱?招股书显示,OYO 有多种收入来源,其营业收入包括住宿服务的销售、度假屋和房源预订的佣金、取消收入、旅游、套餐和活动的销售。与此同时,它还从其平台上的客户租赁办公空间、销售食品和饮料以及订阅收入中赚取租金收入。

收入来源多元,但也经不住持续高速扩张下所带来的巨额亏损。招股书显示,在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的财年,OYO 的营收约为 5.57 亿美元,上两个财年的则分别为 8.7 亿美元、18 亿美元。利润方面,在截至今年 3 月底的 2021 财年,OYO 亏损了大约 5.26 亿美元,相比上一财年 17 亿美元的亏损,大幅收窄。

事实上,中国曾是 OYO 觊觎很久的目标市场。这在于创始人李泰熙认为,中国和印度相似的地方在于缺乏平价而高质量的旅馆,这块市场有巨大潜力。因此 2017 年起,继马来西亚和尼泊尔之后,OYO 对中国野心勃勃。

这年 11 月,OYO 漂洋过海而来,在中国深圳开了第一家酒店,随后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疯狂扩张。相关数据曾统计,OYO 酒店在中国最快的扩张速度曾达到平均每 1.4 天入驻一座城、接近 3 小时开一家店的程度。官方信息显示,在进入中国不到两年的时间内,OYO 已经覆盖全国 320 多城市、10000 多家酒店的50万间客房,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国内最大的三家酒店集团的总和。

但在激进扩张的繁荣表层之下,忧患隐隐爆发。2019 年 6 月,OYO 中国被爆出正在经历一轮大规模的裁员行动,涉及员工人数近一半。这场巨震,在 2020 年初新冠疫情的冲击下达到高潮。掌门人李泰熙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疫情像 \” 飓风 \” 一样袭击了 OYO,生意一落千丈。

OYO 在中国开始大撤退。2020 年 3 月,OYO 中国在内部信中宣布,2020 年将进行战略调整,全面转向无保底模式。到了这年 9 月,OYO 在中国仅剩 1567 家酒店,核心高管也陆续离职。此后的中国市场,几乎再没有人关心 OYO 的动态,人们似乎已经忘了这个曾经疯狂搅动中国酒店江湖的外来者。

不过,OYO 仍未完全放弃中国市场。这一次,OYO 在招股书中指出,未来将继续重点发展印度、印尼、欧洲和马来西亚等 \” 核心增长市场 \”,同时也将评估中国、美国等其它 \” 未来增长市场 \” 的战略机会。在 OYO 看来,中国等市场具有很大的增长潜力,而且与核心市场有类似特征,单体酒店存量大,连锁化率低。

风投史上疯狂一幕:

20 轮融资超 400 亿,孙正义也被套住了

回首 OYO 融资往事,魔幻的一幕幕浮现。

8 年时间,OYO 集结了一支豪华的投资人队伍。天眼查 APP 显示,自创立至今,OYO 累计完成 20 轮融资,金额超 65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 400 亿元),身后潜伏着孙正义掌舵的软银集团、红杉资本、光速创投等投资机构的身影,还包括了滴滴、华住集团、Grab、Airbnb、微软等企业投资方。

说起来,孙正义才是 OYO 坚定的支持者。与李泰熙惺惺相惜,他曾在公众场合毫不吝啬地为 OYO 站台,甚至称李泰熙是他最喜欢的年轻创业者,堪比年轻时候的乔布斯。这种欣赏也直接体现在了真金白银上。

2020 年疫情突袭,本已艰难的 OYO 雪上加霜,开始全球范围内坍缩。作为重要投资方的软银和孙正义也看不下去了,送来一笔\” 救命钱 \”——很快,OYO 完成 8.07 亿美元的融资,其中 3 亿美元来自李泰熙本人,另外 5.07 亿美元则来自软银。

彼时刚刚经历 WeWork 上市失利、估值腰斩之暴击,痛定思痛的孙正义曾表示,将不再对软银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进行救援。但面对苦苦挣扎中的 OYO,这位全球最强势的投资大佬还是食言了,默默掏钱输血驰援。至此,孙正义率队软银已经参投 OYO至少六轮融资。招股书显示,IPO 前,软银持有 OYO 46.62% 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引进企业投资方,则是在 OYO 大举进军中国之时。2017 年 9 月,华住集团和 OYO 在上海签下为期 5 年的合作备忘录,并对后者进行 1000 万美元的股权投资。当前,华住持有 0.81% 的 OYO 股份。2018 年 12 月至次年 4 月,OYO 又先后获得来自 Grab、滴滴出行、Airbnb 至少 3 亿美元的新融资。目前,滴滴出行通过旗下投资公司 Star Virtue Investment 持股 OYO1.81%,Airbnb 持股比例为 1.36%。

时间来到 2019 年下半年,OYO 开始大幅缩减开支,削减人力。为了控制巨额亏损,OYO 从美国、英国和中国等国际市场撤退,投资人也对这只昔日风光无限的独角兽转变了态度。无钱可烧,李泰熙只好自己下场。

为维持公司保持运转,急需资金的他曾通过 RA Hospitality Holdings 对 OYO 投资 20 亿美元,交易包括新股和老股。3 个月后,李泰熙再加注,斥资 7 亿美元购买公司的新股,另有 8 亿美元来自软银愿景、红杉印度、光速等现有投资者。至此,OYO 完成 15 亿美元的 F 轮融资。

进入 2021 年,烧钱中的 OYO 仍在融资进程中。先是在 3 月赢得了印度媒体集团 Hindustan Media731 万美元的投资,又在随后的 7 月获得一笔特殊融资—— 6.6 亿美元的 TLB 融资,用于偿还历史债务,优化资产负债表等。一个月后,OYO 完成了 IPO 前的最后一轮融资——因受疫情影响,OYO 业务遇挫,遂微软以 90 亿美元的估值出资 500 万美元。

走过蒙眼狂奔的草莽时代,起起落落间,OYO 终于站在 IPO 的大门前。等到真正敲钟的那一天,又会是几家欢喜几家忧呢?

来源:投资界

关于作者: 奋斗的小图图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