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指导 酱酒热降温:三四线品牌卖不动了、“围猎”的投机资本安静了

酱酒热降温:三四线品牌卖不动了、“围猎”的投机资本安静了

\” 如果说之前,酱酒市场像是一锅翻滚蒸腾着的沸水,热钱不断涌入,雄心勃勃,市场越来越热。但突然‘啪’的一声,锅底泼来了一盆冷水。火变小了,市场也开始回归理性。\” 贵州酒商老胡说道。

老胡,从事了酱酒生意十几年了。过去几年,他见证了由茅台引发的酱香酒热潮越演越烈,酱酒也从过去相对小众的香型,越来越多被大众熟知,各路资本开始疯狂涌入。

转折开始于今年 8 月 20 日有关白酒市场秩序的座谈会的召开,会上,监管对 \” 围猎酱酒 \” 的措辞十分严厉,意味深长。此后,外界对于酱酒的态度,也悄然开始变化。

在资本市场上,曾在 6 月市场热潮时宣布要去茅台镇收购酱酒企业的两家上市公司——众兴菌业(002772.SZ)、吉宏股份(002803.SZ),已先后公告终止收购。至此,它们的跨界 \” 买醉 \” 故事,最终沦为一场空。

潮水退却后,一些投机资本被发现只是在 \” 裸泳 \”,开始被挤出酱酒市场,而留下来的长线产业资本仍在加码。

\” 资本撤出的情况主要发生在品质差、品牌弱的酱酒企业身上。对品质、品牌并重的酱酒企业,市场关注度与认可度不降反升。\” 因水井坊(600779.SH)一度欲与之合作,贵州茅台镇国威酒业也是今年受业内关注的酱酒企业之一,该公司董事长梁明锋对记者表示,未来酱酒热会有长期性,但会逐步进入相对稳定阶段。

\”酱酒热 \” 降温:

随便一瓶酱酒就能卖的时代将过去

外界开始明显意识到酱酒热 \” 降温 \”,是在刚过去的 10 月。10 月中旬,第 105 届全国糖酒商品交易会(以下简称糖酒会或秋糖会)在天津举办。作为国内白酒业的 \” 风向标 \”,今年的秋季糖酒会明显要冷清一些。

对这届糖酒会,近日,方正证券在一份研报中称,不少展台参观者稀少,\” 与今年春季糖酒会和去年‘秋糖会’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形成鲜明对比 \”,今年秋糖较春糖显得比较 \” 淡 \”。

同样的,在糖酒会上,经销商对酱酒的热情也明显 \” 降温 \” 了。\” 冷静 \”、\” 理性 \” 是秋季糖酒会期间常出现的词语。

对此,宝酝集团创始人李士祎就表示:\”酱酒市场已经进入了冷静期,随便一瓶酱酒就能卖的时代将过去,未来应更理性对待。\”

对于李士祎的观点,酒仙网高级副总裁李书凯则表示,酱酒从 2019 年开始热,2020 年底烫,2021 年初热,到现在不是冷,是静。

\” 我个人觉得这个静不是冷静,而是平静,是自我更新的过程,由酱酒行业热到发烫到市场逐渐平稳。\” 李书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依然看好酱酒行业长期发展,未来两到三年,市场会进一步扩大。

这种 \” 静 \” 反映到消费市场,是一些酱酒品牌——特别是三四线的酱酒品牌,开始 \” 卖不动 \” 了。

\” 过去,酱酒的风很大、很猛,一些缺乏根基的贴牌酱酒,也有一定的生存空间,随着酱酒市场的调整,消费逐渐向头部品牌集中。\” 河南省酒业协会会长熊玉亮告诉记者。

河南是酱酒消费大省,据熊玉亮透露,去年河南省的酱酒消费额已经超过 200 亿元,超越贵州省成为国内酱酒第一大消费市场。不过,据他观察,今年河南的酱酒消费热度还是有所下降,消费者的消费更加理性,更多向有品牌、有品质和性价比高的品牌集中。

\” 在高毛利驱动下,很多非传统酒商涌入酱酒市场,产能稀缺背景下难免存在以次充好的小品牌被推出。但是当下消费者品牌意识崛起、渠道推力减弱,中小品牌做大做强的概率很低,在‘击鼓传花’接近尾声时,降温在所难免。\” 兴业证券 10 月下旬一份有关酱酒 \” 降温 \” 的研报中称。

\” 其他香型的白酒一般需要 3~5 年才能完成由热到静的转变,酱香型白酒市场的环境变化、产能变化、销售渠道变化和其他香型酒水截然不同,这也加速了酱酒行业的发展。\” 李书凯表示。

资本退烧:

一些跨界玩家已离场 头部企业对资金需求不大

资本市场也在退烧。10 月 15 日,众兴菌业公告称,收购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窖酒业)100% 股权事宜终止。20 日,吉宏股份也公告称,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不低于 70% 股权事宜终止。至于为何终止收购,两家公司的说法都是 \” 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 \”。

图片来源:众兴菌业公告截图

\” 众兴菌业收购圣窖酒业,在业内都是当做‘笑话’来看。圣窖酒业,只有 24 口窖池,甚至连大酒厂一个车间的不如。这能酿几吨酒?\” 一位茅台镇当地酒业人士对记者称,圣窖酒业只能算作小微酒厂。

今年 6 月,众兴菌业披露拟跨界收购圣窖酒业,此事当时被看作酱酒火热下的一个 \” 缩影 \”。

在白酒专家万兴贵看来,此前那种 \” 酱酒热 \” 是不正常,甚至是盲目、杂乱、无序和浮躁的。\” 那是一种快要热‘爆’的状态。\” 万兴贵称。

转折点发生在 8 月下旬。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召开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主要针对资本 \” 围猎 \” 酱酒的问题,以及茅台酒价高涨如何控制的问题。据报道,监管部门当时对 \” 资本围猎白酒 \” 的措辞十分严厉,这给滚烫的市场泼了一盆冷水。

此后,茅台集团推出一系列控价稳市举措,近期又取消 \” 拆箱 \” 政策,茅台酒价也应声下跌。8 月 20 日,座谈会召开之际,茅台酒原箱价格高达 3850 元 / 瓶,散瓶的价格也在 3160 多元 / 瓶。而截至 11 月 9 日,茅台酒原箱价格已跌至 3450 元 / 瓶,散瓶价格也跌至 2690 元 / 瓶。

监管定了调子,酱酒市场也在逐步回归理性。

\” 目前所谓‘酱酒退烧说’,实际上是酱酒热回归理性、回归品质与品牌的表现。\” 梁明锋对记者称,未来酱酒发展将向白酒行业整体发展趋势靠拢,即向优质产区集中、向优势品牌集中、向高端产品集中。

\” 对我们而言,没什么降温,消费端的热度持续在增加。整个酱酒市场挤掉一些资本的热度,这对头部酱酒是利好。\” 珍酒副总经理凌晨分析称,此前 \” 酱酒热 \” 引来各路资本追逐,但头部酱酒对于资本需求没那么高,或者给资本的门槛比较高,那这些热钱能去哪里呢?

\”只能去做一些三四线的酱酒甚至贴牌,这样催生出来的企业和产品,未必是好事。\” 凌晨说道,不过,他 \” 对现在的情况非常放心,没有任何顾虑,白酒本来就应该是消费品而不是投资品 \” 。

\” 酱酒降温属于正常现象,现在是渠道降温而非终端需求降温。降温现象主要存在于小品牌及经销商的开发品牌,而非一二线的主流酱酒品牌。\” 兴业证券也在前述研报中称。

\” 实际上,进入 2021 年下半年,酱酒热更趋理性,市场集中与竞争分化的趋势十分明显。在这样的形势下,那些拥有更加稀缺属性、良好信誉以及品牌影响力的企业,才能继续在酱酒赛道中领跑。\” 贵州仁怀市酱香酒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炯表示。

行业分化:

一二线品牌维持高增长 产业、长线资本仍看好赛道

如凌晨所言,目前,头部品牌酱酒依然销售较好。比如,贵州珍酒销售连续 5 年保持双位数增长,2020 年公司销售额同比增长 67%。今年 1 月,珍酒销售额已经达到 10 亿元。

\” 今年公司的销售增长还不错。\” 凌晨透露。

去年,贵州习酒实现销售收入 103 亿元,同比增长超过 30%。而根据最新贵州习酒披露的最新数据,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已实现 97.31 亿元,整体生产经营稳中有进,态势向好。

\” 从跟踪数据及上市公司报表来看,主流酱酒企业仍保持高速增长态势,如习酒、国台酒业等均能提前完成全年任务,茅台三季报披露茅台酱香系列酒有 40% 左右增速。\” 兴业证券研报称。

此外,一些规模较大的老牌酱酒企业也维持高增速,如金沙酒业表现亮眼。10 月底,金沙酒业党委书记、董事长张道红对外表示,预计今年公司的销售收入超 60 亿元。2020 年,其销售收入为 27.3 亿元。

\” 去年,国威酒业的销售额同比增长达到 117%,公司进入快速增长阶段。今年以来,公司动销和回款情况均较好。未来公司将根据市场需求及公司实际情况变化,合理调整产能,不保守、不冒进,稳健推进公司持续良性发展。\” 梁明锋称,未来过 3~5 年,国威酒业将力争实现 \”30 亿销量额 \”。

在头部酱酒品牌发展向好的背景下,长线的产业资本仍在加码酱酒。目前,贵州珍酒正在推进扩产事宜,而 \” 十四五 \” 期间,贵州珍酒还将投入巨资进行扩产扩能。

金沙酒业也在推进扩产事宜,10 月 27 日,金沙酒业 3 万吨 / 年基酒扩能项目一期 5000 吨基酒项目竣工投产。由此,金沙酒业年产能由 1.9 万吨提升至 2.4 万吨。

扩产的还有贵州安酒。\” 总投资超过 100 亿的‘安酒赤水酒谷’目前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项目占地 1500 亩,建成后将实现年产 3 万吨大曲酱香制酒、6 万吨优质高温大曲等。\” 一位贵州安酒人士向记者表示。

更多新势力正加大扩产步伐,但相较而言,目前,茅台、郎酒等知名酱酒企业的产能仍保持着绝对的领先地位。

\” 综合判断,酱酒仍然会保持较高活跃度,只是快速地进入到品牌竞争阶段,中小品牌突围难、劣质酱酒逐渐出清会是大趋势,有足够优质酒的中大型品牌则会享受更多行业红利。\” 一位白酒分析师对记者称。

除了一些产业资本外,一些长线资本也打算入局酱酒。\” 我们对酱酒的投资肯定没有变数。\” 近日,一位准备投 20 亿元入局酱酒的贵州本土企业实控人对记者称。

高悬的剑:

现在有地就扩建 未来供求关系必将打破

安酒生产车间 图片来源:受访方提供

尽管不少产业资本仍看好酱酒赛道,但酱酒发展并非没有隐忧。今年上半年,在酱酒市场最火热的时候,钓鱼台负责人丁远怀讲过一则自己亲身经历的旧事:曾经,他到北京去调研市场。走进一家门店,看到一瓶标价不菲,号称是茅台镇产的酒。作为行家,丁远怀问:\” 这酒是真的吗?\” 老板笑笑说:\” 是包装的,酒水本身的成本才 13 元。\” 丁远怀很生气,\”10 多元的酒也敢说是酱酒啊?还敢卖这么贵 \”。

\” 现在消费者对酱酒关注度高。一个企业什么钱都想赚,最后肯定要为你的方式买单的。\” 丁远怀说。

实际上,价格虚高的问题在酱酒业较为明显,尤其以一些中小型酱酒品牌最为常见。一些酱酒动辄对标茅台酒,把价格卖出上千元。

以某酱酒为例,京东官方旗舰店中,一瓶 500ml 的该品牌 53 度经典酒,价格接近 1300 元 / 瓶,与国窖 1573 等名酒差不多。而 11 月 3 日,有该品牌的经销商告诉记者,这款酒只要 550 元 / 瓶左右的价格就可买到,即使这样中间商还有赚头。

\” 要警惕酱酒盲目提价。现阶段酱酒的火热主要是由于产能的限制,几乎所有产品市场价格都在飞涨,在此背景下,大量投机主义者开始涌入酱酒市场,以次充好、以假乱真的行为屡见不鲜,盲目涨价势必与塑造产品口碑与品牌的初衷背道而驰。\” 洋河股份副总裁、贵州贵酒董事长傅宏兵表示。

傅宏兵还认为,部分酱酒品牌到处打着 \” 茅台镇 \” 的旗号,让广大消费者误认为 \” 在茅台镇就是茅台酒 \”、\” 标为核心产区的酒就是好酒 \”,这种行为也不利于维护酱香酒的形象,可能会导致投机者 \” 浑水摸鱼 \” 的现象。

除盲目提价外,不少新兴的酱酒品牌,也在盲目扩产。\”目前无论大小企业‘有地就建、有钱就扩’的现象非常显见,可以说是热火朝天、欣欣向荣。而未来 5~10 年内,扩产基酒将会全面投入市场,供求关系必将打破当前的格局。\” 傅宏兵表示。

李书凯认为,未来 3~5 年,酱酒产能就将明显释放,届时酱酒价格也会趋于舒缓。

在提价、扩产两条完全相反的策略下,加之消费稍显疲软的大环境,酱酒未来几年还会鸡犬升天、一骑绝尘吗?

记者手记|回归理性与常识 酱酒发展才能行稳致远

近年来,在茅台热带动下,酱酒热不断升温。记者长期跟踪和观察产业的发展,眼见酱酒从升温到热得发烫,并相继采写过《茅台热下酱酒 \” 飞天 \”:部分中低端酒涨价近五成,消费者会买单吗?》、《酱酒 \” 狂奔 \”:卖房的、做金针菇的都来了 资本 \” 酿酒 \” 还是 \” 炒概念 \”?》等多篇报道,提醒业内谨防短期和机会主义。

今年 8 月,监管层的一场座谈会,也再次给酱酒行业提了一个醒。

如今,酱酒热度有所降温,从 \” 飞天 \”、\” 蒙眼狂奔 \” 到逐渐回归 \” 脚踏实地 \”,部分 \” 围猎 \” 的投机资本也开始离场,行业理性声音渐大。这些现象,对于酱酒行业的长远、健康可持续发展是有益的。在回归理性之后,记者依然相信,未来酱酒依然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和光明前景。

来源:ZAKER 朱万平

关于作者: 奋斗的小图图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