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指导 趣小面三个月“关门”,还有人信任陆正耀吗?

趣小面三个月“关门”,还有人信任陆正耀吗?

前几天,有媒体报道,正式运营还不到 3 个月,陆正耀最新的创业项目 \” 趣小面 \” 正式改名为 \” 趣巴渝 \”。

目前趣小面在全国共有 13 家店铺营业,14 家店铺显示休息中。这 14 家店铺其中的一些曾短暂开业过,比如西安的门店,后因故关闭。

改名、关店似乎预示着,陆正耀新的创业项目不太顺利。

这位用 \” 彪悍 \” 风格创立了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瑞幸咖啡,打造出 \” 神州系 \” 帝国的商业巨鳄,曾经商业、资本两手抓,通过精心打造的一个个商业故事在资本市场屡战成名。

然而,随着瑞幸财务造假爆雷之后退市、神州优车终止挂牌、神州租车卖身完成私有化,陆正耀一手创造的 \” 神州系 \” 商业神话,迅速土崩瓦解。\” 资本玩家 \” 转瞬跌落。

陆正耀迅速又开启了新的创业项目趣小面,开始做美食,并称 \” 这是自己退休前的最后一战!\”,似乎下了决心这次要好好干。

曾让很多投资人心有余悸的他,融资之路似乎并不顺利。

9 月份有媒体报道,陆正耀的创业新项目 \” 趣小面 \” 正在寻求 1 亿元的融资,本轮融资趣小面的估值 10 亿元。不过,因为有 \” 前科 \” 的原因,市场上有很多不看好的声音。

但资本也并不是铁板一块,10 月 20 日,趣小面关联公司舌尖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发生了工商变更,企业注册资本从 1000 万元人民币增加到了 19870 万元人民币。看起来是得到了一些资本支持。

商业嗅觉敏锐、敢打敢拼,却又被 \” 赌徒 \” 心态驱使的陆正耀,还能被相信吗?

作者 | 肉包

编辑 | 齐马

商隐社研究团队商业组

本文为商隐社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

\” 唯快不破 \” 的陆正耀

在商业界,尤其是前几年的红利时代,\” 唯快不破 \” 有很大威力,这被 \” 投资女王 \” 徐新总结为 \”get big fast\” ——当品类机会来临时,迅速把规模和品牌做大,其他都不是事儿。

以快取胜的大有人在,但很少有像福建人陆正耀这样快得鲜明,又似乎在瞬息之间跌落的。

说起来,在不怎么关心商业的人群中,陆正耀本人的知名度并不如他所创立的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等 \” 神州系 \” 公司,以及遍布城市街区的瑞幸咖啡。就算去年瑞幸爆雷,一般人更关注的也是以后还能不能喝到瑞幸便宜的咖啡,至于陆正耀,似乎只有吃了大亏的投资人和股民才想把他揪出来。

陆正耀身上有着闽商敢打、敢拼、不服输的精神,明王朝实行海禁时,闽商就曾铤而走险,进行海外贸易,身上有海盗般的冒险精神。但与曾毓群、丁世忠、张一鸣等闽商不同的是,陆正耀的 \” 打拼 \” 中缺少了一些 \” 节制 \” 的成分,像是一辆只有油门没有刹车的跑车。

所以,陆正耀创立的公司,看起来都像是在狂奔突进般发展。而能支撑起像瑞幸这样,成立 12 个月开近 2500 家店、成立 18 个月就能 IPO 的创纪录式狂奔,少不了与资本的深度绑定。

依赖资本浇灌是陆正耀在几次创业中成功的关键,他也是个很擅长讲资本故事的人。

94 年时,25 岁的陆正耀从石家庄某政府部门放弃 \” 铁饭碗 \” 下海创业,在成为商业巨鳄谈到这段经历时,他对外笑称 :

\” 因为单位不让我穿花裤衩上班。\”

依靠自己公务员时积累的人脉关系,陆正耀创立了两家小通讯代理公司,搞 IP 长途电话业务。这两次创业帮他实现了几个小目标,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在创办神州租车以前,陆正耀还是比较认真地经营过企业。

2005 年,他在前往美国考察新商业机会途中,汽车在路上意外抛锚,随即打了美国汽车俱乐部 AAA 请求支援,没过多久对方便派来了救援车辆,这让陆正耀眼前一亮,看到了新的机会。

在琢磨清楚 AAA 公司的商业模式后,他创立了联合汽车俱乐部 UAA,并将美国 AAA 公司的商业模式复制到了 UAA 上。

陆正耀之前做通信代理时与联想的关系非常熟稔,未来神州 \” 铁三角 \” 的其中一角——刘二海曾是联想投资(后更名为君联资本)的投资人,他代表联想投资了陆正耀的 UAA。

有了子弹,陆正耀在还没有想清楚盈利模式的情况下就开始大肆烧钱扩张,第一年仅在北京市场就砸了几千万元的广告费,之后 UAA 换回了 200 万会员,以及 3.8 亿元营收和近 4000 万元利润。

对于陆正耀来说,搞了这么大阵仗才 4000 万,不算多大成功。寻寻觅觅中,他看到了我国租车行业风口的来临。

虽说现在看来是风口,其实当时并没有那么明显,市场规模也就 70 多亿,消费人群主要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那几年除了国企、外企以及至尊租车、一嗨租车外,基本没有多少人入局,规模近千亿、公司数百家那是好多年之后的事。

由此可见,陆正耀确实有着敏锐的商业嗅觉。

2007 年陆正耀决定梭哈,赌上全部身家杀入租车行业,创立了神州租车,此时刘二海也看上了租车的商业模式,再次给陆正耀投了 800 万美金,加上凯鹏华盈等风投基金的支持,陆正耀获得了一笔不小的启动资金,而之前 UAA 近 200 万会员的资源也正好能用上。

他决定大干一场。

打造 \” 商业帝国 \” 的捷径

平常人创业都是既 \” 兔 \” 又 \” 龟 \” ——既有兔子的迅捷、敏锐,又像乌龟一样小心翼翼,不断试探。从而找到契合自身的商业模式。

而陆正耀创业,似乎商业模式是刻在骨子里的,处处显现着他自己特有的 \” 彪悍 \”。

租车不比之前的通信、汽车俱乐部,属于重资产模式,格外烧钱。陆正耀拿所有的钱一面狂铺门店网络,一面迅速买车。成立不到一年时,车还没买够一万辆,神州租车就铺好了可以容纳上万辆车的门店网络。

2010 年陆正耀拿到联想控股的 12 亿元投资后继续扩张,用了不到四年时间,就花了 6 亿元在购买新车上,将规模升至 5 万辆,直营门店达 700 多家,规模是业界第二的 \” 嗨租车 \”4 倍多。

与此同时,他花费 8000 万重金砸广告,江南春的分众传媒让神州租车的广告出现在全国各大写字楼、公寓楼、机场。

接下来,为了进一步抢占市场,陆正耀祭出了价格战这一杀器,将租赁价格全线下调 30%-50%,这被称为是行业的 \” 大洗牌 \”,让众多实力薄弱的小公司直接出局,稍有实力的也陆续关门大吉,牌局上只剩下神州、一嗨、至尊三大巨头打得起价格战。

成为行业第一的神州租车在经历 5 轮融资后开启了上市之路。但由于一直在烧钱,其负债率高达 90%,在纳斯达克并没有上市成功。祸不单行,市场不景气又让神州租车的现金流出现了问题。

命悬一线之时,\” 铁三角 \” 的另一角——华平资本的黎辉前来救场。经刘二海搭线,陆正耀认识了黎辉,后来在一次聚会上,经陆正耀一番诉苦后,黎辉答应给陆正耀投 2 亿美元。

有了 2 亿美元的新血液注入,神州租车再次焕发生机,于 2014 年 9 月顶着 \” 租赁行业首家港股上市企业 \” 的头衔风光登陆港交所,股价首日就从 IPO 的 8.5 港元飙升到 10.96 港元,涨幅近 29%。

此时,陆正耀没有把上市作为企业迈入发展新阶段的开始,而是作为自己收割套现的开始。

对于陆正耀来说,苦心经营一家企业一方面太难了,即便成了行业第一,与一嗨网加起来的市场份额也只有不到 20%,还要考虑盈利,还要应对层出不穷的管理问题和不断冒头的竞争对手;另一方面是太慢了,他的野心是建立一个 \” 商业帝国 \”,如果只搞个神州租车,离目标还差太远。

更关键的是,见识过了资本攻城略地的威力,再回来踏踏实实搞经营,就像让久居食物链顶端,常年吃肉的动物再回来吃草一样,怎么样都不可能。

于是,观念中就没有 \” 节制 \” 的陆正耀选择了用最简单的方式去获取财富,打造 \” 商业帝国 \”。

神州租车上市一年多左右时,股价大约停留在 20 港元上下,陆正耀及联想控股、华平资本等开始疯狂抛售股票,累计抛售总股本的 42%,套现 113 亿元左右,部分股东直接选择清仓。这让神州租车的股价一路狂跌至不足 8 港元,从此一蹶不振。

媒体和投资界曾将陆正耀的商业扩张概括为:抢占风口、疯狂融资、营销洗脑、规模扩张、完成上市、高点套现。

而尝到玩转资本甜头的陆正耀在神州租车一战后并没有收手,反而把 \” 收割 \” 经验进行了复制,上演了一个个相似的场景。

\” 资本大佬 \” 再次出手

神州租车上市那年前后,网约车成了的风口来临,市场规模已近 700 亿,网约车的 \” 鼻祖 \” 易到、新锐滴滴和快的、外来者 Uber 等让这个市场迎来了爆发式扩张和洗牌。

陆正耀成立了神州专车,与滴滴、快的等不同的是,神州专车的车辆都属于神州租车的近 6 万辆自有车辆,跟曹操出行、首汽约车等同属于 B2C 模式。

随着网约车战事不断升级,烧钱大战烧到了一定程度,合并快的、Uber 的滴滴胜出。

神州专车本身就定位于中高端,对标的也只是滴滴的专车这一个板块,虽然在宣传上经常把自己跟滴滴放一块宣称是 \” 网约车的 B2C 模式与 C2C 模式之争 \”,但实际上,陆正耀没实力也没兴趣在这个领域 \” 称霸 \”。

他讲了一个 \” 全产业链汽车服务 \” 的故事,在 2015 年成立了神州优车,将神州专车相关资产全部注入优车,作为神州优车的一个版块,神州优车旗下还有汽车电商神州买买车以及汽车金融神州闪贷,构成了一个庞大的 \” 全产业链布局 \”。

几乎在同时,乐视的老板贾跃在乐视市值一度超过 1700 亿后,提出了一个更为庞大的计划:要打造一个互联网及云、内容、体育、大屏、互联网金融、汽车七大生态体系。

但贾跃亭的故事很快及讲不下去了,而陆正耀的故事还在继续。

然后在短短 10 个月里,陆正耀就对神州优车完成了四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了 100 亿元,其中华平资本、君联资本以及刘二海创立的愉悦资本也在最早的投资者之中。

又两个月后,陆正耀成功将未满 20 个月的神州优车推上新三板。神州优车以 \” 专车第一股 \” 的身份,上市首日市值高达 417 亿元,成为了新三板的实业股王,让 IPO 前投资的大股东们赚的盆满钵满。

这一战也奠定了陆正耀资本大佬的江湖地位,一时风头无两,他之前在神州租车的套现也被悄悄掩盖过去。神州优车上市不久也遭遇了各种抛售套现,最后留给二级市场股民的是一地鸡毛。

商业神话瓦解

上市并不意味着结束,盈利难始终是陆正耀面临的难题。\” 神州系 \” 需要一个新故事来吸引资本融资,从而盘活整个神州系,于是他将目光放在了咖啡上。中国版 \” 星巴克 \” 的故事开始了。

2017 年 10 月,陆正耀的追随者钱治亚在北京银河 SOHO 开了第一家瑞幸咖啡,测试一个月后发现数据还挺好。于是,钱治亚从神州优车离职,开始专门运营瑞幸咖啡。

说是钱治亚创业,但其实背后还是陆正耀在支持。对于瑞幸,陆正耀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要场地给场地,瑞幸早期的面试地点就是在神州租车的办公室。

瑞幸咖啡的扩张与 \” 神州系 \” 的崛起在商业本质上几乎一样,截至 2019 年底,瑞幸咖啡直营门店数达到 4507 家,超过了 99 年就开始在中国大陆开店的星巴克。

2019 年 5 月,诞生不到 18 个月的瑞幸在纳斯达克上市,刷新了拼多多、趣头条的速度,成为全球最快 IPO 的公司。

而当初为瑞幸攒局的大佬们也终于等到了收获的季节。

\” 三剑客 \” 之一的黎辉减持瑞幸咖啡 3840 万股套现了 2.3 亿美元;钱治亚家族通过股权质押套现大约 7.33 亿美元,合计人民币大约 50 亿元;陆正耀家族质押套现为 5.18 亿美元,合计人民币 37 亿元;管理层把所持股份的 42% 质押给了银行,曲线套现 20 多亿美元。

之后瑞幸就因为财务造假而成了浑水做空的目标,引发了一连串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瑞幸咖啡爆雷之后退市、神州优车终止挂牌、神州租车卖身完成私有化 …… 又是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陆正耀一手创造的 \” 神州系 \” 商业神话,迅速土崩瓦解。

而试图建立 \” 商业帝国 \” 的陆正耀财富也不断缩水。有数据统计,陆正耀 2020 年的财富为 281.3 亿元,2021 年跌落至 64.7 亿元,一年时间财富跌去了 75.2%,甚至在今年以来,他先后 3 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总金额超过 34 亿元,还曾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重整旗鼓讲新故事

被踢出局后的陆正耀并没有妥协,开始重整旗鼓,讲一个新的资本故事。

今年 5 月中旬,陆正耀召集钱治亚、李俊、周斌等 \” 神州系 \” 旧部一起创业新项目——餐饮品牌 \” 趣小面 \”。

民以食为天,餐饮行业一直都是消费板块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两年来素食面已成为投资的热点,其中以兰州拉面、重庆小面、和府捞面为主的面食赛道很快成为了资本投资的热潮。

图源:赢商网

数据显示,2020 年餐饮行业共有 115 起融资事件;另外,企查查相关数据显示,2021 年上半年,面食领域的投资共计 12 起,且不乏几千万上亿的融资规模。

比如,今年 3 月,小面品牌遇见小面就已经达到 10 亿估值,三个月后估值翻了近 3 倍,涨到 30 亿;

今年 4 月,牛肉拉面品牌马记永和陈香贵都以 10 亿的价格顺利完成融资。而领跑的和府捞面估值已达 60 亿。

如今餐饮人在做好日常工作外,还要不停接待大大小小的投资机构,并且还要熟练应用 \” 赛道、模型、估值 \” 等词汇,在各路投资人面前路演。

然而,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些投资机构根部就不听餐饮人的一些解释。一位餐饮业的老板曾告诉媒体记者,在自己接触的 20 家投资机构中,可能只有一家会好好坐下来和你聊一聊用户心智等,大部分投资机构对于餐饮根本一无所知。

从资本的角度来看,只有 4 个字:给钱开店。资本只要数据,保证下一轮退出时,能够有可讲的故事。

由此可见,面食赛道如今深受资本喜爱,这对于餐饮人来说,一时很难接受,但对于那个深谙资本市场需要什么、用户需要什么的陆正耀来说,本应该再简单不过。

然而,离场时失去了多少体面,返场时获得信任的难度就有多大。

融资反而成了让陆正耀颇为头疼的事,如果融不到钱,趣小面只能处于尴尬的位置。

趣小面打算 \” 先在全国开 500 家店 \”、\” 最终做成一个线上化的 APP…… 按照陆正耀的计划,趣小面首批拓店目标为 106 家,但开店的计划并没有预想中疯狂,趣小面小程序显示,趣小面在全国共有 13 家店铺营业,14 家店铺显示休息中。这 14 家店铺其中的一些曾短暂开业过,比如西安的门店,后因故关闭。

而面类赛道的其他选手为了尽快抢占市场份额,开启了跑马圈地模式。

截至 2021 年 6 月底,和府捞面全国门店数超过 340 家,按计划可能会开出 1000 家门店;

以加盟模式快速发展的遇见小面目前拥有 140 家店,计划年底达到 200 家;

同样采取加盟模式的五爷拌面,目标更加激进,计划年末突破 1500 家门店;

……

另外,趣小面小程序显示,其 SKU 有 24 种,以各式小面为主,配有卤味、冰粉、凉菜等系列。

表面看趣小面品类齐全,看起来有模有样,但做餐饮的人都知道秘方才是开店的最根本基础。

有业内人士表示:\” 做面店就要想办法在浇头或者汤头上下功夫,通过不断探索,拿出一个自己的秘方,让消费者吃着好吃,同时还能控制成本,这才是餐饮界厉害玩家的打法。\”

但趣小面好像并没有自己的秘方和特色,消费者对趣小面没有几条好的评论,大多都是吐槽。

\” 从一个普通消费者角度我就看口味和用餐体验,至少目前试营业的趣小面还没有能够打动我的能力。\”、\” 面的口感也感觉一般 \”……

不过,有分析认为,陆正耀卖面 \” 好吃 \” 肯定不是优势,而是可能通过互联网手段对运营模式的优化,以及品牌化、规模化背景下带来的话语权与议价能力。这样才是资本们喜欢投资的项目。

但这些似乎首先都需要资本和市场的认可,陆正耀还能被相信吗?

陆正耀还值得被相信吗?

曾经那个说 \” 钱对我来讲,意义不大,就是个数字。我对于财富看得比较淡,从个人来讲,我现在生活上的钱已经够了,更多地还是想把这个事情(神州)做好吧。\” 的陆正耀前段时间一直在四处奔走找钱。

他甚至表达了自己这次的诚意:

\” 这是自己退休前的最后一战!\”

言外之意,就是 \” 我这次是认真的,会好好干。\”

不过,还有人愿意相信他吗?

有媒体报道,他曾密集约请了多位投资大佬,但基本上没得到回复,甚至刚投完面类餐饮张拉拉的金沙创投朱啸虎,还对友人表示不会考虑趣小面,因为瑞幸事件让很多投资人心有余悸。

朱啸虎曾说:

\” 我们投资人,能投的企业是一年之内能赚回来的企业,我们最希望是六个月能赚回来的。两年才能赚回来的,这个商业模式就是庞氏骗局。\”

从这个角度来说,陆正耀的商业模式不会成为他以及其他心有余悸的投资人的菜,但朱啸虎还说过一句话:

\” 最靠谱的关系是一起赚过钱的关系。\”

而这句则代表了另一批资本的看法,只要是用资源、营销、团队、故事包装起来的 \” 好 \” 项目,能在下一轮退出时足够赚到,那为何不攒个局呢?

最好的证明就是,前段时间,趣小面关联公司舌尖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发生了工商变更,企业注册资本从 1000 万元增加到了 19870 万元,说明仍有资本愿意用这个项目来增值。

而在大洋彼岸,另一个 \” 老赖 \” 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在今年 7 月 22 日于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资本也再次支持了贾跃亭,因为贾老板有了一个看起来能挣钱的故事。而目前陆正耀的故事还不是很诱人,抛去其 \” 前科 \” 的影响不说,单说其在面食赛道中的位置,就尴尬无比。

他现在虽已融到了一部分钱,但这些钱还远远不够他 \” 为退休而战 \”。

市场还能相信陆正耀吗?

克里斯坦森有本书叫《与运气竞争:关于创新与用户选择》,他在书中观察了很多企业,发现了一个问题:大部分创新到 \” 产品卖给用户 \” 阶段就终止了,企业只专注于产品功能和交付能力,却忘了追问一个更根本的问题:用户要拿你的产品做什么?

他进一步研究后发现,做得不错的企业从来不是因为运气、产品、营销等才存活下来,只是因为帮用户完成了一个此刻想完成的任务。

市场是由一个个性格各异、需求很难揣测的消费者构成,他们在意的是这些产品是不是帮他们完成了内心的一个任务,比如想喝咖啡,又不想多花钱,于是就选择了瑞幸。他们并不那么在意创立者是想认真做企业还是圈钱,甚至不用知道创立者是谁。

也因此,陆正耀虽被很多人称为 \” 巨骗 \”,但瑞幸确实是一家还算不错的公司,两者竟然不矛盾。

但当下的形式跟几年前不一样了,能看到的是,陆正耀如果想沿用之前的套路烧出另一家类似 \” 瑞幸 \” 的公司,已经不太可能了。

来源:商隐社

关于作者: 奋斗的小图图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