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指导 硅谷互联网创新之“死”

硅谷互联网创新之“死”

上一家诞生于硅谷、并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创新公司是谁?

当被问及这个问题时,硅星人脑中的搜索雷达似乎游走了很久,最后才缓缓挤出几家 \” 老公司 \”:\”Airbnb?Uber?Zoom?…… \”

被誉为全球创新之源的硅谷,从上世纪 60 年代开始,似乎每隔十年都会诞生出一批对全球产生深远影响的创新型公司:70-80 年代的微软、英特尔、苹果,90 年代的谷歌、亚马逊、雅虎,20 世纪初的 Facebook、特斯拉,2010 年前后的 Airbnb、Uber 等。

而如今,时间的指针已经来到 2021 年,按照硅谷创新的规律,此时已然应该有一些全新的、有颠覆力的公司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了。然而,当我们谈论硅谷创新时,似乎仍然只能将目光聚焦在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诞生的那一批公司身上。见诸报端最多的还是苹果、微软、Facebook(现在的 Meta)、亚马逊等巨头。如 Clubhouse 等一些好不容易出现的新公司、新模式也总是昙花一现,难以登上世界级的创新舞台。

那么,是谁给硅谷的创新按下了暂停键,又是什么阻碍了硅谷新巨头诞生的步伐?此次,我们试图去找寻这背后的答案。

失速的硅谷,迈向 \” 中年 \”

\” 这几年的硅谷没有以前热闹了。\” 在最近一次硅谷记者的线上聚会中,大家不约而同地说出了这样的感受。

回看 5、6 年前的硅谷,一边是初创公司的鼎盛,另一边则是大公司攻城略地式的扩张。Uber、Airbnb、Pinterest 等一批公司如日中天,爆炸性融资新闻一个接一个:Pinterest 成立 5 年估值超 116 亿,Airbnb 成立 5 年估值超过 250 亿,Uber 单轮融资 35 亿、成立 5 年估值破 600 亿,Lyft 半年内连融两轮总额近 20 亿、成立 3 年估值破 50 亿……

大家都忙碌地奔波在各个公司的发布会会场和各个孵化器路演,甚至彻夜蹲守在某家公司的门口,生怕一不小心就错过了明日之星或者什么大新闻。

然而,就在那一波繁荣之后,硅谷创业氛围似乎就开始冷了下来。根据 Pitchbook 的统计,2015 年到 2017 年两年间,硅谷地区种子阶段融资数量下降了约 40%,季均融资笔数从 2015 年 1500 笔下降到 2017 年的 900 笔,而这样的下降趋势一直持续至今。虽然 2020 年美国整体的风险投资规模仍创下新高,但硅谷地区的占比却明显降低,2021 年甚至有可能降低至 20% 以下。

也就是说,资金开始从硅谷逐渐流向美国的其他地区。

硅谷的风险投资占全美比重下降,图片来自 CNBC,版权属于原作者

这种创业领域热度下降趋势,也从硅谷新增创业公司的数量变化中明显显现。

根据 Silicon Valley Indicators 网站对硅谷新增初创公司的统计,从 2000 年开始,整个硅谷地区迎来了约长达 15 年的创业繁盛期,每年新增创业公司的数量节节攀升,并在 2012-2015 年前后达到高峰。而就在此后,创业公司数量开始急剧下滑并延续至今,最近两年新增创业公司数量更是重新回到了 2000 年的水平线下。

图片来自于 Silicon Valley Indicators

伴随着初创公司的减少,原创自硅谷、能被世界疯狂模仿和抄袭的模式也肉眼可见的少了。过去一直做着创新领头羊、眼高于顶的硅谷,甚至也开始大量复制外来模式、试图弯道超车。

盘点近几年发展较快、规模较大的硅谷公司,从共享单车到外卖送餐、从移动支付到短视频直播,都是吸收来自中国等硅谷以外地区的模式,再进行本土化的转化和复制。在 Crunchbase 实时更新的全球独角兽榜单中,截至 2021 年 11 月,在榜单上的估值前 20 名的公司中,总部位于硅谷的只有 Stripe、Instacart、Databricks、Chime 这 4 家企业,还有 3 家位于美国其他城市,其余 13 家则分别来自中国、印度以及欧洲。

而如果我们回看 2015 年,当年独角兽榜单前 10 名中硅谷公司就霸占了 6 名。而这 6 名都是谁呢?Uber、Airbnb、Palantir、Snapchat、Pinterest、Dropbox。它们创新模式无不在此后几年对世界产生了深远影响:全球各国掀起模仿 Uber、Airbnb 的热潮、Snap 阅后即焚席卷年轻群体,Pinterest 的瀑布流生活分享开辟出全新的社交战场……

全球独角兽估值榜单前十名中的硅谷公司,左为 2015 年 8 月排名,右为 2021 年 11 月排名

最近几年,再鲜有初创公司能复制 Uber、Airbnb 等爆发式融资和估值成长路径,大公司的烧钱和扩张也越来越循序渐进甚至有迹可循。从 2000 年到 2015 年,经历了活力四射、斗志昂扬的 15 年后,现在的硅谷,仿若是从一个活力四射的青年慢慢地步入了中年——更稳定,却也少了些激情。我们不禁想问,硅谷的创新活力究竟因何而消减?

科技巨头 \” 吞噬 \” 硅谷

如今当我们谈论科技与创新时,一定绕不开的是那几家掌握着科技话语权的科技巨头们。

二十年来,以苹果、亚马逊、谷歌、Facebook、微软为代表的头部科技公司,出手收购了硅谷以及整个美国地区数百家中小型创业公司。它们都遵循了类似的模式——先收购原本业务内的公司巩固自己的主导地位,然后长出触角,在新领域进行收购以增加收入来源和包抄竞争对手。

近日,《华盛顿邮报》对苹果、谷歌、亚马逊和 Facebook 四家科技巨头的收购史做了一次较为全面的统计,为我们直观地展现了近二十年来巨头们在科技领域压制性的扩张。

苹果从 1988 年第一次收购至今共完成了在消费硬件主业务线上 27 次收购,其他业务领域 96 次收购。其中包括收购 Siri 将其开发成语音助手,收购 Beats 拓展出 Apple Music 进而与 Spotify 竞争,收购健康监测公司 Gliimpse 布局健康业务等。

图片来自华盛顿邮报,版权属于原作者

亚马逊从 1998 年第一次收购至今,在图书、电子商务领域内完成了 40 次收购,在其他业务领域完成了 71 次收购。包括从 2012 年开始收购 Peritor、ClusterK 等一系列云计算公司开启公司第二业务增长极,在 2017 年以 137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Whole Foods 布局线下零售行业,2018 年连续收购 Echo、Blink、Eero 等物联网潜力企业,大举进军智能家居。

最近两年,亚马逊还将触角伸向了媒体和游戏(收购米高梅、Umbra 3D、Wondery)、健康(收购 Health Navigator)和自动驾驶领域(收购 Zoox),业务几乎覆盖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华盛顿邮报,版权属于原作者

谷歌的收购史则更为庞大。迄今为止,谷歌已经完成了原搜索、地图、广告业务内的 81 次收购,以及在其他领域 187 次的收购。而在巩固搜索引擎霸主地位之后,谷歌每一次华丽蜕变似乎都跟收购相关。

比如,为了在办公工具领域与微软竞争,谷歌收购了 Writerly 和 Tonic Systems,蜕变成为了 Google Docs 和 Google Slides,逐渐建构起了谷歌的在线办公生态。为了抢占视频广告领域市场,谷歌在 2007 年以 16 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 YouTube。为了给自家硬件产品保驾护航,在 2011 年以 123 亿美元的高价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之后,更是大肆布局人工智能、云计算健康、以及自动驾驶等前沿领域,收购了包括 Deepmind、Fitbit、North 等大量知名独角兽。

图片来自华盛顿邮报,版权属于原作者

社交巨头 Facebook 如果单从收购数量上来看可能比不上几位老大哥,但多次出手都是大手笔。先是 2011 年用 10 亿美元收购仅有 13 名员工的 Instagram,接着在 2013 年以 160 亿美元的天价收购 WhatsApp,从而搭建起社交王国的三驾马车,登上全球社交之王的宝座。

此后,Facebook 将触角伸向硬件与虚拟现实领域,以 2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Oculus,并开始大量收购元宇宙概念相关的中小型公司。上月,Facebook 正式改名 Meta,全面转型元宇宙,试图率先抢占虚拟时代的市场份额。

图片来自华盛顿邮报,版权属于原作者

回看这些巨头的收购史,他们大多数收购的都是拥有专利或巨大增长潜力的中小型初创企业,其中也不乏很多曾在独角兽榜单上的 \” 明日之星 \”。在科技巨头们抛出的具有巨大吸引力的收购额下,很少有创业公司能抵御住诱惑选择拒绝。

即便是有些公司勇敢拒绝了,也很难逃脱被巨头包抄的压力。比如 Snapchat 曾经拒绝了 Facebook 30 亿美金收购提案,但 Facebook 很快就推出了模仿 Snapchat 阅后即焚功能,还在 Instagram 上推出了几乎照抄 Snap 的 Stories 模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给 Snap 的业务拓展造成了严重的打击。

此外,科技巨头们的巨大体量赋予了它们无与伦比的抗风险能力,并靠着 \” 钞能力 \” 挖走了大量的人才。据统计,在此次新冠疫情期间,硅谷地区大量中小型企业倒闭,但大型科技公司们的效益不降反升,体量最大的前 15 名科技公司 在 2020 创收 1.35 万亿美元,在全球 GDP 中排名第 15 位。而在硅谷和旧金山的 61.9 万个科技工作岗位,有 38% 都受雇于 15 家最大的科技公司。

针对科技巨头这种依靠优势建立壁垒、阻挠创新的做法,近几年来美国的监管机构也有所察觉并采取了行动,遏制科技巨头的垄断行为成为美国两党的共识。

从 2019 年开始,美国国会和司法部便开启了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调查。2020 年 10 月,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发布了长达 450 页的《数字市场竞争状况调查报告》,通过多方举证展现了科技巨头们对行业良性竞争和科技创新的阻碍。今年 6 月,美国国会众议院公布了五项以草案形式存在的法案,如果最后通过的话,科技巨头们的未来的收购将十分困难,并且可能面临业务拆分。

科技巨头负责人在疫情期间参加反垄断线上听证会,图片来自 Engadget

然而,尽管正处于反垄断的风口浪尖,巨头们的收购步伐也丝毫没有放缓。今年年初以来,科技公司在收购价值不到 10 亿美元的初创企业的数量再次创下纪录,比 2000 年的同期水平高出约 40%。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调查人员表示,大型科技公司的连续收购是一种 \” 吃豆人战略 \”,独立来看,每一次收购似乎都没有产生重大影响,但数百次较小收购所产生的集体效应将导致巨头垄断。

巨头不断将触角向上下游延伸,打造生态的同时也竖起高墙,留给创业者的空间越来越小。

流失的创新力量

在科技巨头垄断的另一面,还有硅谷创业者的消减。创新之道,唯在得人。任何创新模式的发生,归根结底都是人的思维创新。然而,如今已经成为全球最富有地区的硅谷,创新力量却伴随着财富的增长而逐渐流失。

\” 车库文化 \” 曾被认为是硅谷精神的缩影,惠普、苹果、微软、谷歌、亚马逊等一代又一代的顶尖科技公司从车库里诞生并走向世界。今天,坐落在 Palo Alto 安迪生大道上的惠普车库被官方认证为 \” 硅谷的诞生地 \”,吸引着万千创业者、科技从业者到此朝圣。

惠普诞生的车库,图片来自 Business Insider,版权属于原作者

\” 车库文化 \” 代表了创业者们在那个没钱、没资源、没员工的年代,因为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和渴望,在强大的内生动力驱动下去创造和创新、努力拼搏的精神。比如,当年的 Bill Hewlett 和 Dave Packard 仅有的 538 美元自行研制并组装了惠普第一个电子振荡器,乔布斯东拼西凑了 1300 美元做出了第一台苹果电脑。

而今天的硅谷,科技公司员工的平均年薪中位数已经超过 12 万美元,公司的福利待遇足也以让人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一边是唾手可得的财富和安逸人生,一边是充满不确定性、九死一生的创业场,如果是你,你会作何选择?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如今的创业者想要在硅谷创业,显然需要比过去有更大的勇气和魄力。不仅要敢于拒绝高薪的诱惑,还要在巨头的版图之下去努力找寻生存空空间。一穷二白的车库时代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激流涌动的资本角逐。

硅谷地区个城市工程师平均年薪,图片来自 Daxx,版权属于原作者

除此之外,硅谷节节攀升的创业成本也让很多创业者们望而却步。近二十年来,硅谷科技的繁荣催生了巨额的财富,但同时也让硅谷迅速成为了全世界 \” 最贵 \” 的地区之一。上个月 Joint Venture 刚结束一项对硅谷人才吸引力的调查,其中,有 71% 的受访者认为现在硅谷的生活质量比五年前更差,有 56% 的人表示考虑会在未来几年内离开硅谷。高昂的生活成本成为了主要推动因素。

对于创业者来说,员工的工资、场地租金、运营成本成为了在硅谷创业绕不开的问题。想要车库创业,首先得有钱买得起一个车库吧?但如今,硅谷地区的房价中位数已经来到了 140 万美元,对于那些刚毕业、拥有最多创业想法的年轻创业者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天文数字。

即便是苹果、亚马逊、微软等这样不差钱的巨头们,近几年来也在硅谷飞升的运营成本下,将新增办公室和招聘重心放在了成本更低的地区。

高昂的生活成本是目前要逃离硅谷的最大原因,图片截自于《Silicon Valley Poll 2021》

如今,创业者想要在硅谷的创业修罗场上生存,除了一个卓越的创业想法之外,资金、人脉成为了最重要的武器。过去靠自己单枪匹马杀出一条血路的成功道路再难易复制,他们需要奔波在各个路演和投资人中间,让创业这件事变得复杂了许多。

从以上种种中我们可以看出,近年来,无论是从科技大环境还是创业者本身来说,硅谷的创业生态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但即便如此,不可否认的是,硅谷目前还仍然是世界科技的中心,聚集了最多的科技企业、最顶尖的风投机构和最优秀的人才。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英雄,科技的更迭也需要时间的的沉淀。近些年来的硅谷也并非没有优秀的创业公司出现,只是它们中的很多从大众熟知的消费端转向了看不见的企业端,也有很多在 5G、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区块链等前沿技术中提前布局,等待着技术奇点的到来。

随着市场竞争环境逐步走向规范,我们也期待着,很快能看到下一个硅谷超级巨星的出现。

来源:PingWest品玩

关于作者: 奋斗的小图图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