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指导 中国新晋首富,一年赚了 250 亿元

中国新晋首富,一年赚了 250 亿元

中国最有钱的一群人,正在发生变化。

中国入世后,一批坐拥巨量财富的富豪群体渐渐形成。1999 年,英国人胡润将富豪榜的概念带入中国,当年,中国的第一份胡润百富榜发布。

随后,\” 胡润百富榜 \” 以一年一次的频率发布,如今已经到了第 23 个年头。藉由百富榜,人们得以窥见这些富豪们在中国经济中的方位。

不久前,2021 年的胡润百富榜正式出炉。和去年相比,今年的百富榜又出现了许多新的变化。

变化年年有,但今年却尤其多。

今年胡润富豪榜单,图源:Fantastic Graphics(侵权删除)

激烈的衰退

从财富下降幅度来看,今年跌得最狠的无疑是教培机构的富豪们。

在双减政策的影响下,教培行业所遭遇的致命打击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情。一夜之间,教培行业从繁荣至凋零,这也反映在了富豪们的个人财富上。

从去年到今年,好未来张邦鑫的个人财富缩水 94%,高途教育陈向东去年坐拥 800 亿财富,今年却直接落榜。

俞敏洪

新东方俞敏洪从去年的 260 亿缩水至 75 亿,不久前,俞敏洪称新东方将转型为一个大型农业平台,自己也将亲自上阵,通过直播带货的方式助推农产品销售。

与此同时的是,地产富豪的集体没落。

长久以来,地产富豪都是百富榜的常客,2009 年,在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宽松的财政政策的影响下,房地产市场迎来井喷,当年,有 51 名地产富豪上榜,为历年之最。

2013 年 -2017 年的五年间,除 2014 年的首富为马云外,其余 4 年的首富宝座都由地产富豪夺得。20 余年间,共有 764 人次的上榜富豪涉足地产行业。

然而,今年的榜单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一切也反映在了今年的胡润百富榜中,首次没有地产富豪进入前十名,总量也大大减少,只有 19 名地产富豪进入榜单,其中内地富豪 8 名。

广东(23%)位列破产房企数量的首位,其次是浙江(10%)和湖南(10%),并列第二,江苏(7%)位列第三,这四个省的破产房企数量合计占比达到 2020 年全国破产房企总量的一半。来源 / 中房网

这与越来越严格的调控政策密切相关,在 \” 房住不炒 \”、\” 三道红线 \” 等政策调控下,房地产市场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繁荣。

自 2020 年以来,房企纷纷出现债务违约、资金链断裂等经营问题。据中房网统计,最近 3 年,约有 1000 家房企申请破产清算,平均每天就有一家房企破产。

大房企同样受到很大的影响。今年 2 月份,华夏幸福首次公告债务违约,10 个月的时间里,华夏幸福的违约债务已经增至千亿。

11 月 29 日晚间,华夏幸福公告称,因近期新增未能如期偿还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等形式的债务本息金额 73.25 亿元,公司累计未能如期偿还债务本息合计 1013.04 亿元。

华夏幸福关于未能如期偿还债务的公告。

在这种情况下,深陷债务危机的华夏幸福王文学,其个人财富相比去年下降了 400 多亿,以 60 亿的个人财富排名 1197 位,下滑了 1109 名。

曾经挑起宝万之争,一时风头无两的宝能姚振华,同样深陷资金危机,去年他还坐拥 1050 亿的个人财富,今年则根本没有上榜。

房地产行业的落魄,甚至到了需要官方出手救助的程度。最近两个月,出于维持房地产市场平稳发展的需要,施加在地产行业身上的金融紧箍咒有所放松。

包括中国银行、交通银行、邮政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都放松了房地产开发贷与个人住房贷款的金融政策,这让资金紧张的房地产市场稍微缓回了一口气,一些二线城市的房地产销售略有上升。

万科临时召开的股东大会

就在几天前,一向以稳健著称的万科召开了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上管理层直言看不明白明年的市场走向,并因此调低了万科的经营目标。

地产的黄金时代已过,\” 苦日子 \” 要来了,已成为房地产行业必须面对的事实。

脱虚向实的科技业

榜单中反映出的另一个突出变化,是科技领域的 \” 脱虚向实 \”。

过去十几年,互联网企业可谓是我国科技行业中最耀眼的明星。高调的作风、高昂的薪酬以及完善的福利,无不吸引着众人的眼球。

过去三年,中国首富的宝座一直由马云稳坐,然而今年首富宝座终于易主。

10 月 27 日发布的《2021 胡润百富榜》。农夫山泉 67 岁的钟睒睒财富比去年增长 250 亿,即 7%,以 3900 亿元首次成为中国首富。

养生堂钟睒睒以 3900 亿的总财富冲顶,比去年增长 250 亿,即 7%。

而马云财富却缩水 1450 亿,位列第 5 名,是今年除许家印外下滑最多的富豪。

不止如此,除张一鸣逆势上扬外,其他互联网富豪的财富和排名也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去年位列第二的马化腾,其财富相较去年缩水 730 亿,排名也跌出前三。

此外,网易丁磊、美团王兴、小米雷军等富豪的排名都有不同程度的下滑。虽然与房地产富豪剧烈的下坠相比,互联网富豪们的变化不是那么明显,但是整体的下滑无疑反映出互联网行业当下的一些困境。

美团 CEO 王兴

困境是多方面的,其中既有互联网行业本身的因素,也与外部监管环境的变化有关。

如今,以流量经济为主要特征的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正接近天花板,已经是业内人士心照不宣的共识。

近两年,头部互联网巨头们已经不满足专精于某一特定领域,而是不断跨界,拓展自己的业务范围,当中虽然有企业多元化发展战略的考量,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互联网领域已经没有了新的蓝海。

10 月 29 日,扎克伯格在 Facebook Connect 会议上,宣布将 Facebook 公司更名为 Meta。

巨头们忙于存量的争夺,虽然显得颇为热闹,但是行业整体沉闷的气氛却并没有因此好转。

正因如此,在扎克伯格将公司名称更名为 Meta 之后所掀起的这股元宇宙热,才引起了国内互联网企业的纷纷响应。无论当下的技术积累、组织架构是否能支持元宇宙的发展,互联网企业们都想借着这股热潮实现新的增长。

除此之外,官方的反垄断政策对互联网巨头们的影响也十分巨大。

过去一年,包括腾讯、美团、阿里在内的多家互联网巨头,都接受了反垄断监管机构的调查或处罚。

就在今年 1 月,腾讯就受到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立案调查,针对其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过程中涉嫌的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行为。8 月 31 日,腾讯发布声明称,放弃与上游相关版权方音乐版权独家协议中有关音乐版权独家授权的权利。

今年 4 月,阿里巴巴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处以 182.28 亿元的罚款,责令阿里巴巴集团停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同样被罚的还有美团,今年 10 月,美团被处罚金 34.42 亿元,并全额退还独家合作保证金 12.89 亿元。

可以说,整个 2021 年,互联网巨头们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 \” 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 政策的影响。

\” 虚 \” 的互联网陷入困顿,\” 实 \” 的制造业却迎来了大爆发,其中最亮眼的当属新能源行业。

在碳中和目标以及国家对新能源产业的鼓励下,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市场已经初具规模。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保有量已连续 6 年居世界首位,到 2021 年三季度,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已达 678 万辆。

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销售额达到 440 亿元,净利润达到 53 亿元,其市值也突破 1.4 万亿。此外,新能源汽车三兄弟蔚来、理想、小鹏,业务数据也迎来大爆发。

2021 年第三季度,蔚来汽车营收 98.05 亿元,同比增长 116.6%;理想汽车营收 77.80 亿元,同比增长 209.7%;小鹏汽车营收 57.20 亿元,同比增长 187.4%。

宁德时代曾毓群成香港首富

因此,有业内人士宣称,2021 年可以被称作是中国新能源汽车元年。

这种趋势也反映在了富豪榜当中。胡润表示:\” 今年财富增长最多的前 10 位企业家中,8 位和新能源有关,以电动汽车 6 位为主,也包括光伏 2 位。\”

相比去年,宁德时代曾毓群的财富增长了近 3 倍,以 3200 亿元排名首次进入榜单前三。长城汽车魏建军、韩雪娟夫妇的财富增长了近 5 倍,以 2180 亿元位列第 7。

长城汽车魏建军

如果再算上吉利李书福与比亚迪王传福,百富榜前 20 名的富豪里,有 4 名与新能源行业有关。

一年之内,教培谢幕、房地产下坠、互联网遭遇瓶颈、新能源蓬勃发展,财富的流转从来不是一个孤立的活动,起落之间,是我国经济结构的深刻变化。

而富豪们的排名变迁,某种意义上也是中国经济发展变化的一个注脚。

来源:盐财经

关于作者: 奋斗的小图图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