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指导 百度:收购界的“罗永浩”

百度:收购界的“罗永浩”

作为网红企业家,罗永浩先后入局过多个行业。从早先创办的老罗英语、牛博网,到后来的锤子科技、子弹短信、小野电子烟等,除了直播带货外,结果大多以失败告终。连续的屡创屡败,让罗永浩一度被网友冠以 \” 行业冥灯 \” 的称号。

在投资界,有一家互联网公司,几乎演绎了和罗永浩同样的命运。回顾其投资收购史,多数收购的公司、产品,均遭遇不同程度的失利。这家公司,就是我们熟悉的互联网老牌巨头——百度。

2021 年末,百度传出裁员消息。根据晚点 LatePost、新浪科技、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报道,此次裁员主要集中在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MEG),游戏是重灾区之一,部门 300 多人几乎全部被裁,直播、教育业务也有不同比例裁员;被百度派去负责 YY 事业部的曹晓冬已经不再担任部门负责人。对此,百度官方暂未回应。

据时代财经援引的百度前员工消息,百度和 YY 直播(以下简称 \”YY\”)之间的矛盾,是造成游戏和直播业务裁员的直接原因。脉脉上,认证为百度员工的用户也表示,此次裁员和百度上半年收购 YY 有关。

一位接近百度的投资人士告诉霞光社,\” 百度内部现在对收购 YY 有些后悔,认为有可能会重演当年收购 91 无线的悲剧。而百度的战投负责人一直在不断更换,目前的战投负责人是 58 集团原副总裁李晓洋,新一轮的洗牌即将开始。\”

百度后悔收购 YY?

作为国内直播行业的老牌平台,2016 年,YY 乘着移动直播风口崛起。经历了激烈的千播大战后,YY 在直播行业已经完成在技术、人才、运营等方面的积累,并且在游戏、秀场等多领域相对平衡。巅峰时期,YY 市值曾突破 500 亿元。

不过从 2018 年开始,伴随着抖音、快手的崛起,YY 直播逐渐落后退至直播行业的第三梯队。但即使如此,YY 的直播变现能力依然可观。

根据百度在赴港 IPO 招股书中披露的材料,2018 年至 2020 年,YY 直播总收入分别为 100.8 亿元、107.2 亿元和 96.64 亿元。2020 年净利润约为 31.4 亿元。

对于百度而言,YY 作为国内直播行业的老牌选手,无论是技术、人才、运营管理,还是成熟的商业变现体系,对于加码直播的百度来说都有很强的吸引力。

一位百度高管也曾透露,\” 相比 YY 的品牌,百度收购更看中其直播基础设施的能力,未来或会与百度直播业务融为一体。\”

2020 年 11 月,百度宣布和欢聚时代签署最终约束性协议,全资收购欢聚时代国内直播业务 YY,总交易金额约为 36 亿美元,收购部分包括但不限于 YY 移动应用、YY.com 网站、YY PC 客户端等。

但协议签订的消息仅过去 1 天,知名做空机构 \” 浑水 \” 就发布调查报告,指出欢聚时代公司旗下的 YY 在营收、利润、付费用户等数据上存在造假嫌疑。

针对浑水的做空和指控,欢聚时代回应称 \” 浑水的报告充满了对直播行业和直播生态的无知,报告中逻辑不清、数据混乱、以偏概全,包含了大量的错误。\”

然而,这没有阻挡住欢聚时代股价的下跌。受做空消息影响,欢聚时代股价一度跌超 26%,过去近 5 个月的涨幅均被抹平。百度也受到牵连,股价出现微小跌幅。

业内也有不少人对这桩交易持消极态度。原因主要认为,YY 的整体增长已经放缓,直播市场还面临着抖音快手头部玩家的蚕食。作为国内第一批直播平台,处于腰部的 YY 优势并不明显。

不过,百度仍然顶着压力,在 2021 年 2 月完成对 YY 的全面收购,这也成为百度有史以来最大的单笔收购。

资深投资人士王伟(化名)认为,百度收购 YY 的交易逻辑是比较清晰的。\” 百度的股价和营收,需要一些有利润的东西填充。然后 YY 确实是很有利润的公司,只是苦于没有流量支持。百度提供流量给 YY,YY 负责商业变现,这是一个正向模式。但收购价格确实有点偏高。\”

天价收购案的背后,是百度想在竞争激烈的直播领域博得一席之地。对于直播领域发力 \” 慢了半拍 \” 的百度来说,它急需一个成熟的团队,给旗下的直播业务 \” 添柴 \”,对抗其他直播平台。

百度的愿望是美好的,但在实际落地执行中,效果却似乎不太理想。

\”YY 就是个独立王国,百度的人根本就参与不进去,包括当时百度空降的负责人曹晓冬,也很难插手 YY 的业务。\” 王伟告诉霞光社。

在时代财经报道中,化名为李淼的百度前员工从侧面反映了百度和 YY 割裂的状态。

李淼表示,YY 对外一直声称与百度是 \” 合作关系 \”,不同意变更内部组织架构,也不愿意将游戏直播交给百度,甚至明确表示,除了曹晓冬和百度直播总经理余果,不希望和百度其他人一起开会。而在百度希望调查 YY 是否存在数据造假的情况时,也被对方拒绝。

尽管 YY 对百度抱有很强的戒备心,百度仍然给予了 YY 许多资源扶持。但是辛苦的付出,却没有换来与之相匹配的回报。

根据李淼的叙述,YY 的 2021 年 Q4 营收爆雷,跌去三分之一,彻底点燃百度和 YY 的矛盾。不过,距离 Q4 财报公布还有一段时间,李淼的爆料有待证实。

事实上,关于收购后 YY 的营收,目前仍然处于众说纷纭的阶段。

有媒体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YY 之所以没有公布与百度跨产品合作后的进展和相关数据,主要是因为审批流程没走完,\” 不方便发声,并不是因为发展的不好。\” 在脉脉上,也有认证为百度员工的用户称,\” 收购 YY 并不亏。\”

根据晚点 LatePost 报道, 百度曾寄希望 YY 直播营收三年内翻番。但是一位 YY 中层告诉晚点营收三年翻番目标 \” 看起来很难达成 \”。他说 YY 的 DAU 和净利润规模还在增长,但是 2021 年的总营收可能低于虎牙,事关收入高低的广告点击率(CTR)也在下降。

王伟并不清楚 YY Q4 的营收状况,但他认为如果 YY 营收下滑不难理解。\” 现在国内直播市场,被抖音收割的其实都挺难做的。抖音在直播领域上升很快,快手虽然有所增长但增速是下降的。很多大主播,都倾向于去抖音开播。\”

王伟分析,\”YY 肯定也面临这个问题,虽然有百度的流量支持,但更多是 PC 端的。移动端虽然也有,但娱乐性没有抖音那么强。所以百度的用户看 YY 直播虽然有些增量,但数据不高。所以 YY 收入下滑,我认为是很正常的事情。\”

YY 的不受控似乎也让百度不能忍受。王伟透露,最近百度已经做了一轮洗牌,个别老 YY 的核心人物被 \” 清理 \” 出去,\” 花那么大价钱,却不能插手业务,百度肯定不甘心。\”

\” 至于清理完后能不能继续走下去,还要打个问号。\”

让百度后悔的 X 次收购案

让百度后悔的不止 YY,盘点百度近十年的投资收购经历,被百度收购的公司,多数结局似乎都不是太好。

2013 年 8 月 14 日,百度以 19 亿美元收购网龙控股子公司 91 无线,荣膺当时 \” 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并购案 \”。

那时的手机厂商,并没有内置的自行开发的应用商店。占据移动互联网先机的 91 助手迅速发展,成为当时最大的第三方应用分发平台。

正为没有赶上移动互联网爆发风口 \” 懊恼 \” 的百度,希望通过收购一个成熟的移动互联网平台,来弥补自身短板,而 91 助手正符合要求。

好景不长,自百度收购 91 无线那年起,各大手机厂商开始研发自家应用商店,用户对手机助手的依赖性逐渐降低。

收购 91 的百度,似乎也没有想明白如何发展移动互联网。在 91 接入百度开发者后台后,包括数据渠道、客户投在内资源都逐步转移到百度手机助手上。

百度收购了 91,却花费大力气去培养自家 App,91 助手市场份额迅速跌落。一系列的操作,百度的 19 亿美元打了水漂。

2017 年 10 月 16 日,百度宣布,因业务规划及运营需要,百度福州研发中心的相关业务将陆续迁往北京,91 的大本营被关闭。91 无线退出历史舞台。

就在百度收购 91 无线的第二年,O2O 风口崛起。

2014 年 1 月 24 日,百度和人人公司宣布签署协议,收购人人所持的全部糯米网股份,并在 2014 年第一季度完成完成交易。

收购糯米后,百度迅速推出百度外卖,决定在两年内赶超当时 O2O 行业的两大巨头点评网和美团。李彦宏还曾放出豪言,要斥资 200 亿,打造百度糯米 + 外卖的 O2O 战略。

然而,就在百度决定大干一场时,点评网和美团合并,二者占据的团购市场份额高达 80%,百度糯米团购业务很快失去竞争力。

200 亿战略刚推出就折损一大肱股,外卖业务也是独木难支。彼时的外卖领域,因为有了阿里、腾讯的投资撑腰,美团和饿了么已经展开了龙虎斗。

眼看 O2O 领域竞争惨烈,不想烧钱的百度开始减少投入,降低补贴,这导致了百度外卖和糯米的份额进一步下滑。

仅仅两年光景,百度外卖的最后一单,以 5 亿美元的 \” 低价 \” 卖给饿了么,从此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百度糯米至今犹存,但已经被挤在百度生态里的一个小角落,没有任何起色。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百度的收购魔咒仍在继续。

2016 年 12 月 29 日,百度以 1 亿元全资收购北京受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李靖携团队加盟百度。当时年纪不过 25 岁的李靖,被任命为百度副总裁,也是百度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

这个李靖,可不是托塔李天王,而是知名公众号博主 \” 李叫兽 \”。

加入百度的 \” 李叫兽 \” 组建了广告创意部(AOD)。他在公众号文章里写到,\” 希望结合人工智能技术与大数据,开发出帮助营销人洞察消费者行为,并启发创意、生成方案的工具。\”

2016 年是百度颇为尴尬的一年。这一年,百度接连遭遇 \” 魏则西事件 \”\” 血友吧卖吧事件 \” 和 \” 竞价排名事件 \”,声誉一路跌至谷底。

负面新闻缠身的百度,急需一次从内到外的重生。李彦宏整顿的方式之一是打击(竞价排名推广的)虚假信息和过度广告,着手布局信息流。\” 李叫兽 \” 的主要作用就是帮助百度完善信息流的广告平台。

1 年后,一封内部邮件显示,\” 李叫兽 \” 的广告创意部开发的工具产品的几项数据,包括工具效果、点击增量、给公司贡献的收入等全为负数。很快,广告创意部整体绩效被判定为差,走上改组裁撤的道路。

2018 年初,网络传言 \” 百度史上最年轻副总裁李叫兽被架空,团队不是解散就是转岗 \”,李叫兽在朋友圈回应,\” 团队一切正常 \”。两个月后,\” 李天王 \” 离开了百度。

和 \” 李叫兽 \” 同样命运的还有渡鸦科技的创始人吕骋。

2017 年 2 月,百度以 9000 万美元将渡鸦科技收入旗下。90 后创业者吕骋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向当时的百度总裁陆奇汇报。

进入百度后的吕骋推出了首款智能音箱 Raven H。然而 1699 元的高昂定价,让这款高端产品几乎无人问津,原本 10 万台的产量被砍到 1 万。一年三个月后,吕骋从百度离职。

91、糯米、李叫兽、渡鸦科技等只是百度收购失败案例的缩影之一。一些古早的互联网产品 \” 千千静听 \”\” 魔图精灵 \” 等,在被百度收购后,或是已经消失,或是不温不火。

霞光社整理了一份百度收购失利案例表。可以看到,在百度收购的项目中,至少有 7 家已经停止了运营。

当然,百度并非所有的投资收购都是失败的,爱奇艺就是其中的亮点之一,\” 海外收购的一些规模较小的公司和工具性产品,发展的也不错。\” 投资人王伟告诉霞光社。

在长视频领域,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格局,成为行业头部玩家。但是这个亮点却让人有些 \” 烦恼 \”。原因是爱奇艺从成立至今都尚未盈利,一直是作为亏损大户的存在。

2018 年爱奇艺上市后,也没有止住亏损的势头,上市 3 年累计亏损了 300 多亿。2021 年,爱奇艺 Q3 财报显示,净亏损 17.34 亿元,同比扩大 47.45%。2021 年 12 月初,爱奇艺还爆出裁员调整的消息。

为何屡次碰壁?

为何百度的收购会屡屡碰壁?核心的根源,还在于百度自身。

首先,是百度的商业模式。众所周知,国内市场的搜索引擎,百度做的最好。虽然有 360、搜狗等其他竞争对手挑战,但是百度在搜索领域的 \” 头把交椅 \” 从未旁落。

在 PC 互联网时代,百度掌握着互联网流量的入口。依托竞价排名的模式,百度赚的盆满钵满。与创业过程中经历了诸多 \” 九死一生 \” 时刻、曾在商业化道路上艰难探索的阿里巴巴和腾讯相比,百度的盈利之路似乎走的太过顺畅,基本是躺在 \” 功劳簿 \” 上数钱。

但 \” 成也搜索,败也搜索 \”。把持着巨大的流量,百度也曾尝试走多元化战略,在电商、社交、游戏等领域布局,但产品或被下线,或被转卖,转型并不顺利。而押注的 AI 赛道,虽然是个好方向,但大规模商业变现遥遥无期。

王伟认为,\” 对于百度而言,搜索确实太赚钱了,所以他们在投资并购上谨慎度并不是很高,即使出现亏损,内部也不太担心,因为有搜索的业务顶着。\”

其次,是战略决策。\” 在百度,如果李彦宏不作决策,别人也不作决策。\” 在《财经》的报道中,一位投行人士评价李彦宏,开会时他往往开始一言不发,最终一锤定音。在媒体的报道及百度员工的采访中,百度似乎成了李彦宏的 \” 一言堂 \”。

知名科技作者潘乱在文章《百度没有文化》中直言,CEO 一言独大,内外缺乏制衡,出现重大误判时没人能够去帮他纠偏。

2012 年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将移动互联网比作 \” 醉驾 \”。他认为,互联网三大收入来源广告、游戏、电商,即 BAT 代表的三极,在移动端均无明确的商业模式。这样的看法影响了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转型步伐。

当百度终于意识到移动互联网的重要性,百度搜索 App\” 姗姗来迟 \”,移动端的搜索流量已被其他应用瓜分。慌忙之下,收购的 91 助手以失败告终,发力的 O2O 战略不到一年就宣布放弃,自媒体团队的贡献微乎其微,直播领域则是后知后觉才入场。

一位长期关注百度的资深媒体人告诉霞光社,\” 百度的战略选择一直不清晰,他们收购的公司、产品,大多是站在现在看着过去、或者站在现在看现在,对未来的战略选择不太清楚。\”

这种战略不清晰和摇摆,也导致百度日后错失了信息流和短视频的先机,让头条系在百度眼皮底下崛起。

此外,百度的整合和承接能力也有待提高。\” 他们对收购项目的业务了解和流量注入,都比较一般,所以项目的承接做的比较差。\”

王伟拿腾讯的投资收购和百度比较,\” 腾讯的投资并购在几家互联网巨头中算是最成功的,马化腾比较内敛,放权也充分,只要收购就会将自身的资源充分注入,像当时投资京东,就通过微信为京东导去不少流量。\”

王伟认为,做投资收购,和被并购企业业务的协同性很重要。在收购前,一定要考虑好和对方的协同性在哪儿。另外,在整合的过程中,还要考虑是否有信心将文化落地,是否有能力承接收购的项目。

\” 从行业赛道而言,大型公司死于并购,所以做投资还是要谨慎。\”

最新消息显示,罗永浩被执行人信息清零,债务已经所剩无几,据罗永浩本人讲,在还完债的当天,他将重返科技界。从直播带货的成绩看,行业冥灯的绰号已经不适用于老罗。

那么,未来的百度能够扭转在投资收购领域的不利局面,王者归来么?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霞光社

关于作者: 奋斗的小图图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