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创业 面料再造_再造金融新生态 大行布局互联网金融

面料再造_再造金融新生态 大行布局互联网金融

在互联网金融的赛道上,一位实力选手正在起跑,虽然已有数位重量级选手在这条赛道上抢先出发,但比赛结果或不好预料。

继建行涉足电商平台和社交金融迎战互联网冲击后,中国工商银行(下称工行)3月23日发布了互联网金融品牌“e-ICBC”,并揭开了旗下三大平台和三大产品线的面纱。

在美国和国内银行业、互联网公司工作十余年的CEO叶大清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工行“e-ICBC”战略与美国富国银行及第一资本金融公司类似,都是通过科技金融(互联网金融)服务消费者和中小微企业。从富国银行来看,如果“e-ICBC”进一步提升线上和数字化渠道效率,提高风险管理能力,将会把工行的估值提高20%以上,这将进一步带动中国银行业及互联网金融公司创新。

现实情况是,“e-ICBC”平台及产品虽已有清晰的市场定位,但远未构建出核心竞争力。此外,银行的创新并不像互联网公司那样不受约束和监管限制,工行是否有接受创新失败的心理准备,是否真正尊重互联网形态而为之改变,这些值得市场拭目以待。

在互联网金融的赛道上,一位实力选手正在起跑,虽然已有数位重量级选手在这条赛道上抢先出发,但比赛结果或不好预料。

继建行涉足电商平台和社交金融迎战互联网冲击后,中国工商银行(下称工行)3月23日发布了互联网金融品牌“e-ICBC”,并揭开了旗下三大平台和三大产品线的面纱。

在美国和国内银行业、互联网公司工作十余年的CEO叶大清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工行“e-ICBC”战略与美国富国银行及第一资本金融公司类似,都是通过科技金融(互联网金融)服务消费者和中小微企业。从富国银行来看,如果“e-ICBC”进一步提升线上和数字化渠道效率,提高风险管理能力,将会把工行的估值提高20%以上,这将进一步带动中国银行业及互联网金融公司创新。

现实情况是,“e-ICBC”平台及产品虽已有清晰的市场定位,但远未构建出核心竞争力。此外,银行的创新并不像互联网公司那样不受约束和监管限制,工行是否有接受创新失败的心理准备,是否真正尊重互联网形态而为之改变,这些值得市场拭目以待。

品牌价值接近蚂蚁金服

过去几年,互联网金融公司攻城拔寨,抢走银行大量客户,蚕食着银行利润空间,且涌现出蚂蚁金服、陆金所等估值过100亿美元的公司。而现在,银行已充分认识到互联网金融的重要性,并开始重新定位自己,主动放低姿态,迎合客户需求,直面互联网金融的挑战。

在2014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工行行长易会满阐述该行互联网金融战略布局时,称将从商业银行角度,在战略层面上建造一个全新的e-ICBC。

而到2014年年报发布时,易会满掀开了“e-ICBC”面纱,披露了旗下“融e购”电商平台、“融e联”即时通讯平台和“融e行”直销银行平台三大平台,及支付、融资和投资理财三大产品线上的“工银e支付”、“逸贷”、“网贷通”、“工银e投资”、“工银e缴费”等一系列互联网金融产品,以及“支付+融资”、“线上+线下”和“渠道+实时”等多场景应用。

工行的数据显示,“融e购”电商平台,对外营业14个月时间,注册用户已达1600万人,累计交易金额突破1000亿元;工银e支付的账户数超过5000万户,交易额650亿元,并发交易处理能力达到每秒1120万笔;基于客户线上线下直接消费的信用贷款产品“逸贷”余额超过1700亿元,去年累放2300亿元,与全国P2P网贷成交额之和基本相当;契合小微企业“短频急”融资需求的互联网贷款产品“网贷通”,已累计向6.9万客户发放贷款1.6万亿元,余额近2500亿元。

根据以上数据,启赋资本投资总监兰洪明类比蚂蚁金服、京东商城测算,工行“e-ICBC”品牌下的三大平台和三大产品线等互联网金融产品目前大致估值300亿至500亿美元。按照近期陆金所估值100亿美元,蚂蚁金服估值超过500亿美元的消息,“e-ICBC”品牌市值将超过3个陆金所,接近一个蚂蚁金服。

据工行公司金融部人士透露,“e-ICBC”品牌并未独立核算,暂无分拆上市计划,因此,长期来看,互联网金融战略会提升工行整体估值。

对此,CEO叶大清表示,工行“e-ICBC”战略与美国富国银行及第一资本金融公司类似,都是通过科技金融(互联网金融)服务消费者和中小微企业。从富国银行来看,如果“e-ICBC”进一步提升线上和数字化渠道效率,提高风险管理能力,将会为工行提高20%以上的估值,这将进一步带动中国银行业及互联网金融公司创新。

普华永道最近发布的中国金融及银行业的最新调研报告显示,行业监管不可避免地会进一步加强,导致目前抢占了先机的相关服务提供者丧失竞争优势。现在监管机构还未出台相关政策,银行既已重新布局互联网金融,这种变化将催生行业洗牌,形成一个更具竞争性的产业。

抢占新客户

当其他银行担忧发展互联网金融会引发线上线下业务左右互搏时,国有大行已经开始抢占其他银行客户。“无论是依赖于专业化体验的个人客户,还是依赖于专业战略和计划的对公客户,都是银行咨询服务潜在客户,为银行利润结构转型带来动力。”建行首席经济学家黄志凌称,银行应该用更少成本(监管资本、经济资本、费用消耗)经营适当的风险给投资者创造更大价值。

这与易会满在2014年业绩发布会上的观点一致,“我们将继续加强发展低资本消耗的业务。”

随着利率市场化逐步推进,国内商业银行存贷款利润空间将进一步被挤压,中间业务收入逐渐成为新利润增长点,多家银行寄望于通过专业化服务提高中间业务收入。随着互联网企业掀起的金融创新浪潮,商业银行互联网金融发展思路日渐清晰。

工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侯本旗参加中欧商学院“互联网+”年会,在谈到工银“融e购”电商平台时表示,平台不向商户收取入住费、平台费、广告费等其他电商平台收取的多项费用,而且可以便捷地向客户和商户发放贷款。银行看中的是电商平台交易衍生的结算和贷款机会,看中的是低成本获客的机会。

侯借用佛语“缘起法门喜悦因果顿悟”介绍电商业务,并表示,融e购三分之一的客户是原来与工行没有业务关系的新客户。

建行方面向经济观察报透露,其电商平台善融商务2014年拓展他行商户近8000户,开通信用卡支付(分期)业务商户逾5000户,累计贷款发放134.94亿元。

据工行、建行方面向记者表示,2015年两家电商平台重点方向是房地产及汽车金融业务。据工行人士透露,未来融e购B2B商城还将推出金融类商品、租赁采购市场以及服务市场、股权交易市场及商品交易市场。

除电商外,线上支付更是工行互联网金融发力的主战场之一。相对于息差收入,支付结算业务的创收能力高、增速快和资本占用低,但银行网络支付业务发展领域长期踌躇不前,坐视第三方支付机构逐渐成长,以致开始侵蚀银行结算及清算业务。从近年国有大行的中间业务收入中的结算与清算业务收入规模来看,正在呈下降趋势。

工行2014年报显示,结算、清算及现金管理收入为304.22亿元,比2013年减少0.91亿元,仅占中间业务收入18.40%。而农行2014年结算与清算手续费收入较上年减少16.37亿元,下降7.2%,中行结算与清算手续费收入较上年减少3.81亿元,下降2.51%。“近年来,随着第三方支付的快速发展,银行的支付结算业务面临严峻挑战:客户交易具体信息被屏蔽,银行逐渐沦为第三方支付的资金通道。”黄志凌认为,跨界抢钱的网络业者们,已经把传统银行逼到墙角。“工银e支付”,经过一年拓展,账户数超过5000万户,交易额650亿元,并发交易处理能力达到每秒1120万笔。可以预见,随着“工银e支付”业务量的增加,工行支付结算收入占银行总收入比例将提高,而“e-ICBC”平台及产品也将提升中间业务占比。

以“工银e支付”市场定位及用户数,其他银行相关产品还有多少市场机会?

市场对“e-ICBC”三大平台中最为关注的融e购,而新近推出的工银融e联的市场潜力或也不可小觑。

“工行目前有4.65亿个人客户,4万名客户经理,融e联将客户与客户经理有效联接。这绝对不一个简单的即时通讯概念,准确的金融资讯,及时的优惠信息,贴心专业的客户经理服务,即时交易信息提醒、高层次的商务金融社交圈等,这些都是普通一款社交软件不具备的功能。”工行人士称,“融e联未来的潜力,更来自与融e联+的概念,和融e购等平台可以起到互相引流的作用,凝聚人气,提升客户黏性的作用。”除此之外,商业银行的电子网络体系安全性更好,在防范信息泄露和电子诈骗方面也更有优势。

互联网金融研究人士大成律师事务所肖飒律师认为,虽然工行下决心征战互联网金融领域,但创新产品却受到严厉监管,e-ICBC构架中,随着业务开展的深入,会衍生出其他服务品种和产品种类,每一次创新都意味着要被“批准”或被“认可”,工行是否有心理准备和担当承受创新失败的风险?而且传统银行的傲慢是否仅把互联网视作工具和渠道,而不是尊重并为之改变?

虽然“e-ICBC”平台及产品已有清晰的市场定位,但远未构建出核心竞争力。当前中国互联网金融格局远未定型,蚂蚁金服和前海微众银行,都是互联网公司向金融迈进的翘楚,而金融互联网化才刚开局,最终谁能逐鹿中原,至今还很难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互联网金融领域中,一定会涌现物理世界的工行级的公司。

关于作者: 奋斗的小图图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