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创业 叶大清|叶大清:互联网金融中心 北京最具潜质

叶大清|叶大清:互联网金融中心 北京最具潜质

本报记者 陈军君 刘健健 运营一年半的在上线一月之内即获得凯鹏华盈、光速和清科近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如今申请贷款额已突破百亿元,覆盖城市超过30个,今年年底计划开足60个城市,覆盖70%—80%的目标用户。是如何切入到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为何定位于金融搜索平台?互联网金融搜索的市场前景如何?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日前采访了联合创始人兼CEO叶大清,探讨互联网金融发展之道。 发展互联网金融的时机到了 中国经济时报:为何选择2011年做互联网金融?为何以搜索切入? 叶大清:几年前的一个聚会上,我就和庄辰超聊起过“金融垂直搜索”这个创业话题。当时美国的互联网金融已诞生了一些搜索类平台,比如搜索并比较消费金融产品的Lendingtree、提供地产和按揭市场信息的Zillow,他们的市值都达到数亿美元。我们都认为随着中国金融业的利率市场化及金融改革加速,产品的丰富性将极大提高,到时金融机构需要寻找合适的客户,而用户又在寻找合适的产品,因此在中国做金融垂直搜索将比美国市场更具有想像空间。 参照经验,当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时,人们对金融服务的需求会出现一个拐点,金融服务业将获得蓬勃发展。所以在调研之后,我们认为2011年年初,创业的时机已经成熟。而事后数据也表明,当年北京的人均 GDP相当于12447美元。 中国经济时报:核心创业团队是怎样的组成? 叶大清:金融业与互联网业混搭。当年跟庄辰超互通想法之后,在他牵线下,我先后结识了拥有互联网公司和银行经验的陆佳彦、曾在酷讯任职的刘曹峰、当时身处投资管理行业的于莉鑫,大家都觉得中国银行业到了变革的时候,希望在互联网金融创新方向上做一番事业。于是,在时机成熟时,便诞生了。 中国经济时报:为何公司名称里有个360? 叶大清:奇虎360创造了在安全软件领域的绝对地位,京东(360buy)是互联网零售的佼佼者,我们要做中国第三个360,希望未来成长为向大众人群提供 “全方位的、实用的”金融服务的平台。 银行信贷的“百度” 中国经济时报:业界用“金融领域的‘百度’”来形容,你觉得这个比喻贴切吗? 叶大清:所做的,可以将其理解为金融领域的“百度”。但与百度基于网页关键词搜索领域不同,是基于上游银行产品的搜索和智能推荐平台:互联网平台直接对接了银行信贷员,让用户搜索和比较之后,能够直接通过网上申请,使信贷员通过电话跟进接洽。 中国经济时报:银行一向被认为是挑剔者,为什么肯与合作? 叶大清:这与为银行提供的服务价值息息相关。对银行来说,如何高效找寻低风险目标用户是一件棘手的事,以往最常见的方式是通过信贷员人工推销,费时费力不讨好,而是通过银行对用户群体的关键词预设,让优质用户自动找上门,成为银行信贷产品的数字营销渠道。此外,还能为上游合作方提供数字营销综合服务方案。 中国经济时报:的用户群体主要有哪些?是靠什么吸引到他们的? 叶大清:的用户群体主要有两类,个人和中小企业。能吸引到他们,依靠的仍然是融资贷款垂直搜索平台的定位。以贷款申请单为例,跑10家银行,你要重复填写10份相同内容的材料。而在平台,用户只需输入贷款金额、偿还期限等核心词,填写一份材料,就能快速得到满足条件的多家银行信贷产品,利率比较、总成本等一览无余,用户能快速做出贷款前的决策。而且,我们对中小企业和消费者用户完全免费,网站主要靠向上游合作金融机构收费。 中国经济时报:现在只是一个平台,未来公司业务有无延伸、扩展的可能? 叶大清:目前主要还是以用户需求为主要目标,贷款产品只是的第一步,以后会逐步开拓更多的金融产品,信用卡产品搜索服务不日上线。 中国经济时报:目前公司规模如何? 叶大清:在北京、天津、上海、深圳设立了运营机构,连接了近千家金融机构,收录了几千款金融产品。已经上线32个城市网站,覆盖50%的目标用户。 成为互联网金融创新中心,北京最具潜质 中国经济时报:你是如何理解互联网金融的?目前互联网金融搜索的市场前景如何? 叶大清:制造大国之后,中国需要着力发展服务业,服务业的最大头就是金融服务业,而金融服务业的最大头就是互联网金融。电子商务在中国已经走过了十年,去年金融产品开始通过网络销售开启 “互联网金融元年”,未来互联网金融极具增长潜力。在国际市场,人们获取金融产品的方式已经基本实现了在线化,中国年轻一代网民也表现出强烈的在线搜索金融产品意向。据2010年年底波士顿咨询 (BCG)的调研,中国消费者通过网站了解消费金融产品和信用卡的比例为28%左右,获取车贷房贷的比例才11%左右,50%以上仍通过银行咨询和代理商推荐的方式。我们预计,两三年内在线搜索申请产品的比例有望上升到50%以上。 中国经济时报:互联网金融搜索领域是否会引来其他互联网巨头的兴趣从而引发行业恶战? 叶大清:不担心,金融垂直搜索拥有先发优势。这个行业门槛并不低,拼资金量、人才和技术实力以及速度和接地气能力。目前进入者众多,但缺乏足够的资质和资源。除了搜索和推荐技术外,还有相关的银行技术,如严谨的风险控制能力、大数据背景下的精准数据分析、金融建模和数据管理等多项专业技术。互联网的快和创新必须有效结合银行业的稳健和风险控制能力。 中国经济时报:作为从业者,你对中国金融变革有何期待? 叶大清:跨地域金融服务是一趋势,希望今后国家政策会放宽一些,使金融交易能够打破地域的局限。此外,中小企业现在是解决就业的主力军,希望国家对中小企业多一些扶持。 中国经济时报:做互联网金融为何选择北京而不是上海? 叶大清:做互联网金融需要金融和互联网两个基因,我对同时具备这两大基因的7个大中城市做了量化考察,纽约和香港金融基因超强,互联网基因却很弱;美国硅谷互联网基因超强,但金融基因几近于无;深圳、杭州互联网基因较强,金融基因不明显;上海相反。对比之下,只有北京同时具有较强的两大基因。我敢断定,若北京抓住机遇,极有可能成为全球互联网金融创新中心。(责任编辑:张丽荣)

关于作者: 奋斗的小图图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